Friday, May 15, 2015

Life in general


I mean, we all see the world through our own little keyhole. I mean, I always think of Thomas Wolfe. You know, have you ever seen that little one-page 'Note to Reader' in the front of Look Homeward, Angel?...Anyway, he says that we are the sum of all the moments of our lives and that, uh, anybody who sits down to write is gonna use the clay of their own life - that you can't avoid that. So when I look at my own life, you know, I have to admit, right, that I've-I've never been around a bunch of guns or violence, you know, not really. No political intrigue or a helicopter crash, right? But my life, from my own point of view, has been full of drama, right? - Jesse , Before Sunset

Right. 过去几个月虽然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但从我自己的钥匙孔出发却又非常戏剧化。结束了一段一直都不清不楚的关系,才发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远比想象中复杂。即使一开始彼此已经说明之间的不可能,但刹那间的激情还是会不自觉擦枪走火。两个人互相喜欢的确是不足够的,更多的时候一段关系能不能开始或延续,取决的是timing。两个人当下的生活状态,生活重心,人生观,甚至心智成熟都能左右两个人的缘分。多少次了,每当遇到一个还不错的对象,心里却总是叹气着说如果对方再怎么怎么样就好了。每当有这样的惋惜时,或许正说明了这个时候的他,并不适合这个时候的你吧。但,我总相信一段感情无论有没有结果都好,过程中的美好都是应该被珍惜以及缅怀的。重要的是当必需结束的那一刻来临,彼此都拥有适当的气度去温柔地道别吧。我总笑着和朋友说我挺旺妻的,凡是和我交往过的女孩,一旦和我分手了都很快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并且直到我敲着键盘的这一刻还幸福地在一起。这样也好,至少我曾经对她们造成过,却又无法弥补的伤害,透过命运给予她们最好的治愈。只是我希望下一个遇到的女孩,不需要再从另一个人身上得到幸福了。

还是会有周五晚上驾着车不懂要去哪里,或去见谁的时候,于是便在这座城市中随处游荡,但过去常常挂在嘴边的寂寞已经不知所踪了。甚至过去十分在意并且珍惜的人忽然忘了那天约定的一杯咖啡,心里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失落。或许真的长大了,虽然依旧感性,但无形中已经懂得不再无病呻吟,故作忧愁。需要去努力的事情很多,仿佛已经没了时间寂寞。逐渐习惯了人们只会在必要时刻才会找我,也庆幸着自己至少还有利用价值,虽然偶尔还会有希望对方只想纯聊天的时候。矛盾的是,我也没有特别的欲望想要和任何人深谈已经厌倦了听重复性的故事,这城市中的每个人都仿佛烦恼着生计。除了如何活得比别人更好之外,这城市几乎没有其他的向往。于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快厌倦一个人,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太过火。

或许最意外的是,这么多年以来深藏在我心里的小奢望,你竟然大声地说出口。是的,你说的情景我想过无数次,但总觉得太不真实,内心里嘲讽一下自己便打消了那种奢望。你是我最珍惜的人,没有之一。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害怕失去,无论以任何形式都好。这辈子遇过的人,我都必须花很多力气去解释自己,唯有你不需要透过我的言语去了解我。我们的距离很远,但我却觉得如今的两人比过去认识的十年中都更加贴近彼此。在很多方面,你让我变成更积极的人。如果没有遇见你,或许我还躲在自己小小的安全区里,不想看这个世界的风景,也不想认识不同的人生。你我行我素却又脸带微笑地排除众议,这种生活态度无形中也影响了我,让我有着更多的勇气去生活。我每天对着荧幕敲着键盘嘴炮人生应该如何如何,而你却已经用行动告诉这个世界生命并不只有一条单程跑道。文字无法表达我心中无限的感激,我只想这段缘分可以无止境地延续,无论以什么形式都好。敲着这段字的这个刹那,我真的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拥有这么一个,超出文字可以形容的人。

十年了,我期待往后无名指上一圈又一圈的纹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