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6, 2014

游记

临走前的不告而别,背后当然藏着一些小幼稚。希望借由消失的这十天,看看谁曾着急地打探我的下落,谁又根本不曾发现我的离开。为什么决定上山修行,其实背后的原因自己也说不上来。我没有特别的悲伤,需要上山找高人指点迷津,如何看破红尘。虽然并不特别富有,基因上可说是就连安慰奖也碰不上边,但至少四肢健全,生活上甚至有些小空间可以玩玩音乐,拍拍照片,奢侈地学习任何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于是,“不想放假生活太颓废” 以及 “宫本武藏踏上变强的旅程也是一个人” 成了上山修行的唯二理由。

显然,一如以往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一样,不是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便是低估了事情的难度。初来报到的第一天,手机被没收后,看着15个小时静坐,4个小时吃饭,6个小时睡觉的时间表,吓得差点接不住下巴。虽然一向不太呱噪,但十天内不能与任何人交谈还是会害怕嘴巴不通风会发臭。平时无肉不欢的我,看着餐桌上一碟碟的蔬果,就算多没有食欲都好,还是得勉强进食,否则一日才两餐的情况下,体力实在支撑不住一天的静坐。刚来的几天严重水土不服,从KL的节奏明快,到山上的静宜休闲;从每天必须快速决定的BUY OR SELL,来到这里的选择只剩下饼干OR面包。这里节奏缓慢到连蚊子都飞得比较慢,因此死在我手掌心的蚊子忽然激增不少。平时年少气盛没事干,除了刀塔里打击一下别人的自信心以外,便是睡前找苍老师降降火气,奈何这里连阅读都是被禁止的,生活一下子陷入动弹不得的窘境。

为什么要来?可不可以现在就走?我其实很颓废的,也没有宫本武藏舍命想要变强的勇气。前几个夜里入睡以前,脑海里盘旋的都是这些念头。眺望山下灯火通明的城市,一闪一闪的灯光象征着年轻人通宵达旦的狂欢,而自己却被困在这个没网络没电风扇没书本没电话没乐器,甚至没热水澡的地方,心里难免涌上前所未有的孤寂,仿佛下一秒再不跳进城市的喧哗,便会被寂寞吞食。

也忘了从第几天开始,身心灵逐渐习惯这里的一切。静坐的时间不再那么漫长,夜里的冷水澡不再那么刺骨,餐桌上的蔬果不再那么难以入口,夜里的城市也不再那么诱惑。老师分享了很多人生道理,但可能我悟性较低,印象最深刻,也觉得最值得分享的,是生命与河流的比喻。老师说,当你在早上走过小河流时,它看起来就和你晚上走过的那条小河流一模一样,但其实组成河流的每一滴水无时无刻都在改变。无论它看起来多么缓慢或急促,始终有流干的一天。把河流看成是生命吧,而河水便是组成我们生命中的一切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阴晴圆缺。我们太过容易执着于一样事情,裹住脚步令自己停滞不前,但其实它们早就像早上的河水般,往别的地方流逝。不想让回忆成为过去的,是自己。最终受苦受难的,还是自己。挂念着那些已经离你而去的人事物,心里又怎么会用空间看见正向你飘来的美好?

试着把一切都看得轻一些吧,无论多深刻的快乐,或多锥心的悲伤,都只是生命这条河里川流不息的无数滴小水珠。努力地珍惜当下的美好,也认真地体会当下的伤痛,才对得起总会离去的自己。

最近有个已经出社会做工的女朋友告诉我,自己开始变得虚荣。如果男生架AUDI TT来载她,她会觉得很有面子,也逐渐开始收集名牌,因为不想被别人瞧不起。但如果你的价值取决于坐在什么款式的汽车,以及用什么牌子的包包上,那你值多少钱?常高喊真爱无价,却都在自身上贴满价签,岂不是最荒谬的自相矛盾?真正带给我们快乐的人事物,满足感并不会随着时间而降低。比如你深爱的另一半,家人所给予的支持和陪伴,自己为世界变得更美好而付出的努力。其余一切物质上的追求,都像是一块甜腻的巧克力蛋糕,第一口下肚开始,满足感就注定逐渐下滑。越吃越多,却越吃越不满足,从没想过或许你需要的并不是更多的巧克力蛋糕,而是一瓶净化心灵的净水。

又快开学了,希望忙碌的新学期,不忘体会生命带给我的任何情绪。明日收获什么样的果实,取决于今日播下什么样的种子。如果你真有耐性读到这,由衷感激。祝,生活愉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