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4, 2014

Unconditional Love

J是第一个和我一起喝醉,却什么也没发生的女生。实情是,和我一起喝醉过的除了她以外,好像没别人了,想酒后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机会。酒量都很差的我们为了急着装大人,结伴跑到夜场叫了一桶酒喝,才喝一半就已经开始晕眩,剩下打包回家的酒现在还静静躺在我家的冰箱里。或许那支酒是个纪念,所以不舍得喝。纪念的虽然只是擦身而过的遗憾,但也总好过什么也留不下。

W是同班了近两年的死党,为人看起来有点轻浮,但其实人品不错,虽然英文咬字有时候具有独创性的搞笑,但他没放弃从别人的嘲笑声中学习。同学之间,他算是我颇欣赏的男生。Diploma毕业前,暧昧已经有一段时间的HQ和W终于正式拍拖了。HQ家里都用英文交谈,典型乖乖牌的样子和W是两个突兀的对比。一次和J吃饭,她不解地问:“到底HQ在W身上看到什么?为什么会选择他?”

刹那间无法想到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所以我只说了句“情人眼里出西施,爱人放屁也很香”之类不押韵又很老土的答案。对我而言,爱情一向都不需要理由的。当爱情发生的时候,往往都事出突然,我们无法控制,也无法自拔。一直到最近,当我坐着W的顺风车回家,看见他们这对情侣的互动时,我终于对J的问题有了答案。

从他们的相处,我感觉到满满的包容。他们都不在乎对方和自己有多大的不同,两人就只是用最大的爱意和努力,努力一寸一寸地拉近彼此的距离。W平时看起来很大男人,但其实私底下对HQ很好也很温柔。HQ看起来傻傻的很天真,但她很用心爱着这个男生,毫无条件的。与J相比,W和HQ都是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所以他们可以用最单纯的心去爱对方。过程中不在乎对方的条件好不好,只想在彼此的青春中留下最美好的回忆。

而J已经在社会中打滚一段时间,并且有个长期稳定交往的男友,所以社会无形中改变了她对爱情的定义。她和我一样,已经不再相信一个人可以毫无条件地爱你,而我们都必须把心里的感觉给隔绝,要凭着理性去选择自己的另一半,不能跟着心里的feeling走。女孩只要蜕变成女人,就会开始要求自己的另一半必须拥有某些特定条件。很多女人不快乐,是因为她们没有发现自己在寻找的,不是带给她们生活热忱的爱情,而是一份可以稳定过活的安全感。考虑对象时不再看双方是否相处得来,却只在乎对方的银行户口里有多少个零。职业不能太差,驾的车不好国产,有自己的一套房子,不烟不酒不烂滚,最好还长得像金城武。最近某国第一位playboy兔女郎,因为认识了王室男友而决定改信伊斯兰教,众人一片哗然,觉得兔女郎出卖了自己。我并不觉得这种评价对于她而言是公平的,以她的年轻美貌,决定趁年轻嫁给一份安全感,我们又有什么权利质疑呢?与其破口大骂,不如希望她在没有肉骨茶的世界中活得幸福快乐。


我已经22岁了,对于男生来说是个挺尴尬的年纪。事业还没起步,名下没有任何资产,甚至连申请信用卡都没资格。同年纪的女生正值人生中最宝贵的青春期,没理由把时间耗在我这种不懂会不会变成蓝筹的潜质股上。套句黄子华的名言,”潜质说明是[潜]的嘛,几时会浮上来没人知“。我深知自己已经过了人生中可以遇见类似HQ这种女生的阶段,曾几何时我遇过三个毫无条件溺爱我的女生,但都因为自己的愚昧固执不成熟,让我失去了人生中最难得的爱。生命的矛盾是,如果不是过去的愚蠢,我可能无法学会去珍惜她们的爱。而生命和你开的大玩笑是,当你终于学会了珍惜过去的美好,却再也不相信自己会遇到unconditional love。

读者们,如果你的爱情犹如W和HQ一样真挚,请你牵紧对方的手,不好随意放开,否则遗失的很可能是一辈子的快乐。信我,这一过来人。




很可能长大之后,唯一会毫无保留爱你的,只剩下你的狗。

1 comment:

TC said...

吾已退化为紧握青春灰烬不甘愿放手且看妞只看脸蛋身材的幼稚男
偶然发现眼神闪烁迷人智慧光芒的女孩/女人
心动一刻发现她已经是别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