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0, 2014

依然故我

那是个异常寂寞的夜晚,所以我拿起了手机,传了这辈子不该传的简讯。电话那一头的回复并不友善,也没有任何友善的理由。然而我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说自己已经改变了,不再是以前自我中心,又不懂得包容别人的那个自己,苦苦哀求着一个机会。这些年来的独处,我很确定自己已经有所改变,但心里的哪一处起了什么样子的具体改变,却一直说不上来。

一直到今早,当我打开衣柜,看见她送我的两件衬衫时,我才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的成长。那是情人节前夕的礼物,重视节日的她希望我们穿着类似的衣服,好看起来匹配一些。一件是天空蓝,而另一件是牛仔蓝。两件都很好看,个人喜好的关系,我还是比较偏爱牛仔蓝。她毫无意外地说:“林廷尧,我实在太了解你了。我和朋友一起在买这两件衣服时,我就告诉他们你一定会比较喜欢牛仔蓝,果然不出我所料。”

当下我感受到了真切的爱意,一个女孩可以凭直觉感受到一个男孩喜欢的颜色,除了平时细心的观察以外,更多的是两个人所累积的相处时光,不知不觉地培养出一种无形中的默契。盯着这件她在任何社交网络都block了我以后,就再也没有穿过的衬衫,我竟然想不起她喜欢什么颜色的衣服,甚至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类型的咖啡。我曾经那么爱她,却想不起她生活中的一些小喜好。

以为此时此刻的我早已脱胎换骨,但原来灵魂深处的那个自己,还是惯于把自己摆在世界的中心,其余的一切人事物也不过是其次,一种生活上的装饰品。难怪她说曾经有多么爱我,现在就有多么恨我。其实我该觉得庆幸了吧,像这种自私的人还能够在被爱以后才被憎恨,已经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恩典了。

早前我为自己的另一个“人性大发现”而沾沾自喜,觉得大多数人之所以热衷于结交新朋友,不外乎是因为他们可以和陌生人,分享一个又一个早已对人说过无数次的故事。这个世界真正的听众少之又少,大家假装聆听,不过是在等待自己发言的机会。虽然我依旧觉得这个看法多少是正确的,但难免替自己觉得可悲。之所以会对人性有这样子的看法,可能正好说明了我自己正是这样的人吧。

不知多少年了,我期待着更深一层的交流。不是平常的嘘寒问暖,也不是表面的谈笑风生,而是一种就算我无意中发现某种可笑的领悟,也会毫不犹豫地和对方分享的那种心灵互动。

不知为什么的,她unblock了我。聊了没多久,我提起了还没分手前,经常提起的同一个人,而她幽幽地说:“你不断地把生活围绕在这个人身上,就不会有新的人出现,也不会有能力喜欢上新的人。”

但,我并不是故意的。早在和她一起之前,我就认识了这个人,而这么多年来,就只有这个人可以令我滔滔不绝地诉说着我平时并不太会分享的话,分享心中那块平时不太会打开的所在。在失去爱情以后,我仿佛更依赖也更向往这种近乎心灵解脱的对话,但却从来不曾主动开启话题。

我想,我刚想起这些年的独处所带给我的改变了。我已经失去主动攀谈的能耐,也已经不懂如何忍耐庸俗空洞的对话了。于是很多时候,当我面对着一个看起来很好,却实在没什么心灵交流的女孩时,我只想和她睡一觉,或者说声Hi Bye就好。

最可悲的是,我并不知道对于生命的这种看法,几时才会变得不一样。

A must watch trilogy.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