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1, 2014

一些话

会尝试一口气,把一些话给说完,过程不重读也不擅改。

最近生活像个单调的大杂烩,感悟很多,但生活节奏还是很刻板。考试,星巴克,电影院,篮球场,在家看书看电影,累了就自得其乐地玩玩音乐。生活没什么高低起伏,但莫名其妙地思绪会被很多感悟给塞满。

她说,她再次遇到了另一个人。这次她衷心地希望这段关系可以发展下去,而不是像过往般草草了事。虽然嘴上挂着祝福,但心里开心不起来,也不懂该做何感想。从分开至今,她早已邂逅三个不同的对象。而反观自己,却连多认识一个人的机会也没有。分开的那一刻,我明确地说了自己并不会在短时间内谈恋爱,看来一直到现在,自己还是个不适合谈恋爱的人。偶尔感觉寂寞空虚有点冷,就赶紧把棉被盖一盖,驱逐包围自己的孤独。有时候我会在想,到底是她走得太快,还是自己一直都在原地踏步?没有答案。但肯定的是我还是和以前一样自私,所以恋爱这回事对我来说,暂时还是个美味的毒苹果,只能观赏却不能品尝。

头发,喔头发。每个人都说,诶你头发很长了哦?很像女生了哦。为什么不剪头发哦?为什么不剪?为什么,不剪?不剪? 其实我心里没什么标准,或者有说服力的答案。不见得什么东西都要有原因吧?现在的人生状态,属于自由无拘束的阶段。很多时候我不懂自己为什么那么做,只是想要遵从自己内心里的声音。我觉得自己现在披头散发很帅吗?其实并不尽然。只是现在头发的长度,刚好对得上心中的频率而已。会剪吗?当然会。几时剪?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好多好多的潜规则,比如说如果你想谋份正职,最佳的形象当然还是西装笔挺加赌神式油头,而不是一副艺术家似的邋遢随性风。现在的我并不需要遵从这种游戏规则,而我希望在剩下的时间里,尽情地做自己。因为头发闹出的一些笑话,在Facebook上的回响挺热烈的,其中有个朋友回复“Be yourself”,简单的两个英文单字,让我重新感受久违的感动。虽然世界会用很多匪夷所思的方式,去否定和排挤与大众不一样的一切人事物,但我们终究得相信,总有一小群人懂得我们的坚持和不同,也能够体谅、包容、并接纳我们的存在。

想说一说人事。我曾经说过,在学院认识的人,几乎都只会在有问题时或需要帮助时才会找上我。长久下来,虽然早已习以为常,也庆幸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但总有种自己是备用轮胎的错觉,只会在问题发生后才会被人想起。为什么就没有普通的嘘寒问暖,也没有正常的邀约看场电影吃餐饭呢?我并不想怪罪这个世界太现实,毕竟世界就是这个模样,不想被世界改变的话,就必须去改变世界,然而我并没有能耐改变这个世界,所以就只能顺应着它,学会应付这个世界的生活。

难道我是个很难接近的人吗?和朋友聊过以后,都说我看起来就像只独狼,享受一个人的时间,多于他人的陪伴。我不否认,如果遇不到对Tone的人,我真的宁可一个人,也不想花时间在交际应酬,或敷衍自己并没有兴趣的人。朋友也说我是个思想怪异的人,而且喜欢的东西偏冷门,难免人家会害怕没话题,而干脆选择不聊。

如果我必须变成另一个自己,才能有更加广阔的交际圈子,那值得吗?我宁愿别人讨厌真实的我,也不希望别人因为我的虚假而靠近。或许时间点还没到吧?我总相信那一个不言而喻,瞬间能够成为心灵伴侣的人会出现。

老朋友曾经说过我有"King of the world syndrome",言下之意就是无论话题走到哪里,我都有办法把话题和自己做链接,然后继续说自己的事情,仿佛这个世界就是围绕着自己运转,自己就是世界的王。虽然随着年纪的增长,这种老毛病已经慢慢改善,但看来今晚还是悄悄重犯了。但毕竟这里还是个抒发情绪的地方,如果不写自己,那还能写什么呢?

发现自己已经脱离了,“希望别人喜欢上自己喜欢的歌”的年纪了,研判在接下来的几年也会逐渐脱离“希望别人认同自己看上的妹很正”这种事情,但还是希望介绍介绍最近在听的歌曲给大家。Damien Rice的Elephant,有时间可以上Youtube搜搜。

一些话,先说到这里了。

1 comment:

镜框外ザ軒 said...

我有聆听你这些话,而且也希望你生活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