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8, 2013

那女孩对我说

认识她,是约莫十五岁的事情。那时候Msn, Friendster与Myspace都还是主流,而令我们相识的,是隔壁校的一个网络论坛。照理来说,常在隔壁校论坛瞎逛的人,应该就读隔壁校才对。偏偏她不是读隔壁校就算了,而且还是关丹人。没错,一个关丹女孩,出现在一个吉隆坡中学的论坛里。我忘了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只知道后来我们常常在Msn聊天,聊一些有的没的,也聊一些彼此共同的喜好。

我和她刚巧都喜欢同一个作者,那个只写爱情小说的张小娴。于是在那个青涩的岁月,我们聊天室的记录,充满了各种类似《爱情面包树》,《三个A cup的女人》等等,非常娘炮,非常不man的书名。她的思想远比她的年龄来得成熟,但她稚气的娃娃脸,却又和十七岁的年龄搭不上边,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特别聊得来的原因。两人心里都是老灵魂,却被困在太过年轻的身躯上。

我们有着共同的自命不凡,认定自己在各方面都与众不同,于是难以找到愿意倾述或交流的对象,所以当我们从彼此的口中听到“张小娴”三个字时,都认定这是生命赐给我们的礼物。我无法确定同样的感觉是否曾经出现在她脑海里,但对于十五岁的我来说,那种感觉尤其强烈。一个十七岁的异地女生,与一个十五岁的城市男孩在网上邂逅,前奏听起来就已经像是个爱情故事。

但我从来没有对这个网名为“麻鬼烦”的女生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因为随着相处次数的增多,我渐渐发现她和我有着一样的自我中心,与任何人的任何对话,我们都只想谈自己。谈自己的艳遇,聊自己的心事,诉自己的情绪,说自己的故事。

奇怪的是,我从来不曾对她沉迷于自己世界里的侃侃而谈,而有过一丝丝的不悦。我总是津津有味地听着她的人生故事,因为我知道我不会有机会经历她小说般的人生。

我想写到这里,我还没清楚地描写麻鬼烦是个怎么样的女生。样子不是标准的漂亮,但在街上遇见她,你很难不被她独有的气质,搞得频频回头。身材不是特好,但有着一对十个男人里,九个都很爱的大胸脯。很机灵,也很叛逆,不喜欢从众,当然脑袋总是转得比别人快的她,也看不到从众的理由。她很特别,因为她很清楚男人的弱点,也很清楚男人的欲望。在她成长的每个阶段中,都不乏追求者,也因此不乏爱情故事。

几乎所有她和我说过的故事,都和她遇上的男人有关。哪个她最爱,哪个她不敢爱,哪个是她的观音兵,哪个是她的性伴侣,哪个又是她的长期暧昧对象。我从来没遇过故事里的男生,但我清楚了解,这些被她玩弄于鼓掌间的男生背后的无助。这不过20岁都不到的女孩,实在令人太难招架了。读起来你会觉得她是个海滩,任何人都能遣踏,但相信我,她绝对不是那种没水准,每天都在不同的床醒过来的荡妇。她清楚知道自己享受怎么样的生活,也清楚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去拥有那样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她清楚知道自己拥有什么条件。现在回想起来,她应该是我遇过最有魅力,也令人最难以拒绝的女人。

我和她第一次见面,是事隔三年后的十八岁。她变得更成熟了,而我变得更不可一世了。因为父母离异的关系,她开始不断往返伦敦,因此有了更多的机会,比很多人更早体验这个世界,也比很多人看透人情世故,适应社会的现实残酷和七情六欲。

她众多的特质当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对爱情的洒脱。爱恨分明的她,可以在这一秒钟依然深深着迷于眼前的男人,却在下一秒把“我不爱你了”这句话脱口而出,仿佛一只不眷恋花蜜的蝴蝶,随时轻轻地拍翅远去。在她决定去英国边工作边旅游前,已经有着一段稳定的感情,但去意已决的她,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转眼间她脚下踏着的,已经是伦敦潮湿的地面,抬头望着的早已是太阳甚少出现的伦敦阴空。

那时候的我总是认为,她之所以能够这么潇洒地离去,是因为她对这个男人的爱从来不够深。甚至直到现在我依然这么觉得的。后来发现了一件事情,多少印证了我的想法。

我早说过了,她是个无论身在何方,都会吸引一群狂蜂浪蝶的女生。就连在地球另一方的英国,这一点也始终也没改变。只是这一次,她遇到的不再是年纪相仿的毛头小子,而是一个年纪已经可以当她爸,在英国唐人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富豪。遇上这个老男人,她仿佛像是个入世未深的少女般,打从一开始就无法抵御他所带来的任何冲击。无论是他的人生阅历,他的钱势与权势,甚至是他在床上用经验弥补体能不足的技巧,都令她欲罢不能,摆脱不了,更不想摆脱。

我记得那时候的她陷得很深,仿佛生命就寄托在这个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上。每当我们在网上聊天时,旁观者清,也向来理性的我,总是不断地在劝她,提早抽离,免得一切纠缠太久,最终难分难解。但早已泥足深陷的她,根本听不进任何一句话。与他在英国缠绵了无数个夜晚后,她因为签证就快过期必须回国。每次见面她总是滔滔不绝地说着她与他的一切,也殷勤地寄信给他,就算她知道这只是一场注定石沉大海的徒劳。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一向只有她在操弄男人的她,如此的不理性,如此的丧失理智,如此的死心塌地,如此的不是自己。分割两地的他们,故事必须暂时画下休止符。但我还记得有一次,但远方的那个他说必须走一趟杜拜,邀约她一同伴行时,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其实我知道,而我相信她自己也知道,这个已经见识过无数种女人的男人,从来就没有用和她一样的爱意对待过她。一个已经活了半个世纪的男人,遇上一个生命力如此旺盛的年轻女孩,除了找寻失去的活力,不过就只是用来泄欲而已。

偏偏爱情就是如此,明知爱意并不是双向的,却一头栽进去,后果怎么不堪设想也认了,只求以后回想这段故事,心中无怨无悔。

后来故事当然不了了之,她也回到了过去那种,身边男伴不断更换的生活。但我看得出,也感觉得到,那个男人在她心中的位置从来不曾改变,甚至有随着时间,日益膨胀的迹象。她会在那段时间,不断地重复告诉我,她对他的思念。频率高得就连她自己也开始感觉,身边的人逐渐疏远了。

那段时间我恰恰追到了一个心仪很久的对象,而女生通常都爱吃醋,识趣的我和麻鬼烦变得日渐疏远。她接下来的故事我知道得不多也不完整,都只是一些在Facebook上看见的零星碎片,或者很久很久一次的闲聊所累积而来的记忆。印象中,她母亲好像在异国重新遇见真爱,于是她毕业以后也顺理成章地去外国进修。

在某一趟回国的旅程中,她巧遇某个中学时代的朋友,时间在两人身上留下了不同的印记,也因此让两个人看对方的眼光,有了些许的不同。迅速坠入爱河的两人,起初我并不看好。这只是我自己的偏见,我总觉得来得快的爱情,去得也很快。但事实证明我后来看走眼了,他们俩人幸福得很。虽然被一条横跨世界的海洋给隔着,却无阻两人心房紧密地连接。

这是我认识麻鬼烦六年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欢愉和幸福。

我依稀记得,我们两人最后一次的对话,是这样的。

“真的把他给忘了吗?这么快就安定下来,不像你。” 我敲着键盘,深夜。

“真正爱一个人,也许就是当你已经不爱了,却仍然深深祝福他,并且为曾经爱过他而感到骄傲。我很庆幸自己拥有现在的他,这个时时刻刻眼里只有我的火星男。多么可爱又单纯的爱情。” 世界另一头的她用张小娴的口吻写道。

“让你经历复杂的一切,才能让你珍惜单纯的幸福。” 我一贯蓝成熟的口气。

“说得好。我等了二十二年,才终于迎来生命中第一个对的人,爱情说穿了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我得下线了,过两天就得飞澳洲。”

她那一飞,我们就断联了。

但我永远忘不了,这个经历远远比我多的女生,曾经对我说爱情就应该是简单的幸福,是遇到对的人,一起过着平平无奇,却可以彼此大声嬉笑的生活。

或许她比我更早成熟,终于卸下了因为幼稚无知,而认定自己就是独一无二的那个自己。也许她比我更早长大,终于肯承认自己的平庸,去接受并且珍惜生活里的一切幸福,而不再期待小说或电影中的各种浪漫情节。

爱情可以很简单,但在我们学会简化爱情,珍惜幸福之前,我们无可避免地都会如学骑脚踏车般,摔了一遍又一遍,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运气再背一些,可能遇上几个人渣,搞搞外遇还可以回过头来和你甜言蜜语。但这些都不要紧,因为我们都知道,幸福总会在爱情的终点等着我们。于是,跌倒了,爬起来,好好生活,继续走下去吧。幸福,会到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