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1, 2013

摔倒在寂寞的怀抱

部落格的名字换了,由原本的《我的天空,有梦想》,变成《成年礼的起点》,但由于被某人嘲笑新名字太土,于是就换了个《尧,到外婆桥》。小时候,自我介绍时,由于林廷尧这个名字有些中性,总免不了让同学们开个小玩笑。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也就是部落格的新名字,尧尧尧,尧到外婆桥。故,此名。

笔电的电池,剩下........三个小时,又四十五分钟的寿命。但习惯假造数据来欺骗我感情的笔电,早已被我看穿。说是三个小时,但写着写着荧幕就会突然暗掉,接着全面停电,把难得启动的写字节奏给打断。

不知不觉地,放假已经第五天了。五天的生活里,一直过得非常规律。严谨地规范自己每晚必须在十一点之前睡着,不能迟过十一点起床。目前进行得还算顺利,但写部落格的今晚,可能就得打破难得保持得住的好记录。根据一个网上流传的科学理论,一个行为只要连续进行二十一天,就会成为身体的一部分,进而变成生命的其中一个习惯。

根据这个理论,我距离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好习惯,还有十六天的距离。

写到这里,我看了看笔电的电池,它竟然增寿了。从三小时四十五分钟,变成四小时三十六分钟。怪哉,怪哉。你说,就连笔电也信不过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呢?但怎么怪也怪不过,朋友竟然三番四次地提醒我必须要努力更新部落格。老实说,我早已接受这个地方已经人去楼空的事实,所以真的很难说服自己说,“啊!必须写写东西,回报一下期待你文字的朋友们啊!”,幹,没人了,回报鬼吗?

回头想想,也许这才是我真正的写作量。
以前写得太多,或许只为了满足表现欲罢了。

写部落格,其实是一件非常寂寞的事情,因为你周遭的朋友们都不写了,只有你一个人拼命地在敲键盘,试着记录自己的生命,表达自己的看法,珍藏回不去的回忆。

有时候,当我在网络中流浪的时候,会不时地按进老朋友们的部落格,期盼看到最新颖的文字,可以借此了解他们的近况,透过文字接触已经变得陌生的他们。然而,一次又一次地登录,只换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朋友们都不写了,那你还在坚持些什么呢?

不止一次,我这么自问。但问了以后,还是会不自觉地回到这个地方,以自己的步调,写自己的文字。有人陪着我一起当然很好,但孤单一人时,也不能忘了初衷。

啊,寂寞。

这才想起,我想写的是寂寞。

我一直是个孤独的人。一直都是。不是这个世界舍弃了我,而是我自己选择放弃了世界的喧哗。某天,刚停雨的校门外,我等着巴士,而她却在门口工作。

“天气不好,来喝杯水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其实吓到了我。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 原来是个小学同学,在工作,派免费试饮的果汁。

“工作啊,快拿着。”

我接过了纸杯,忽然发现她最近和另一个她分开了,但却完全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出任何悲伤的痕迹。也许这就是女生的本领,总是能把伤悲藏得很深很深,把笑容挤得好高好高。

喝了果汁,我直截了当地问她,这次怎么又分开了,她却一派轻松地告诉我,不过就是冷淡了,不合了。语气之轻描淡写,像是在描述一杯冷却的矿泉水,而不是一段经已枯萎的爱情。我没说什么,毕竟大家都就快成年了,也各自经历了几段感情,开得开总是件好事。虽然看开的代价,是被人称作无情无义。

我很想继续和她聊下去,但巴士却在这个时候来了。我这才想起,电话刚format了,没了她的号码。冲冲地留下了电话号码以后,我上了巴士,看着她努力工作的背影离开。我看着手中的号码,这才发现我早已不是第一次和她拿号码了。为什么之前都没想过要联络呢?

我想,很可能又是寂寞在作祟吧。

她很快地去了台湾,为自己的前途打拼。之前她还在面子书上问,离开以前,见个面怎么样?而我却没有给予太肯定的答复。也许这就是我,沉迷于一个人的世界,却又害怕辜负身边的人。

我总在刚开始认识一个人时,对他/她抱有很大的好奇心。我总觉得自己可以在不同人的身上,听到不同的故事,学到不同的事情。当这股热情消散以后,我却又会躲到自己的世界里头去,自忙自的。或许从另一个角度而言,我就是个自私又孤僻的人。只想着怎么满足自己,却从来没有对任何感情,友情,爱情,亲情,负上一丁点的责任和承诺。

这也是为什么,我从来不曾主动联络旧朋友,就连不过是一年以前的学员同学,也鲜少有任何的联系或交流。

属于我们之间最美好的,都已经消失在时间的缝隙之中,那还有什么值得我们追逐的呢?

这五天的生活里,规律得很寂寞。我几乎与世界断绝联络,没有和任何一个活生生的人有任何的对谈。早上起来,喝杯咖啡或奶茶,打开笔电继续学习,笔电没电了,吃片面包,翻开书本继续阅读。累了或困了,就洗个澡,接着看看电视。如果当日没睡午觉的话,就一直持续翻阅书本或上网,直到晚餐时间。晚上睡觉之前,检查早已不再震动的电话,然后一个人看部电影,缓缓地睡去。

今天,第五天的孤独,我出门去了。找一些老朋友一起打球,车程中聊了不少,算是重新找回一些生命力。篮球还是打得不错,只能说不断从后来居上的成就感,远远超过压倒性的胜利。也许心态也改变了,不会过多地责怪自己,或停留在为什么一直打不好的负面情绪上,所以表现也跟着进步了。新的一年,只希望球场上的这种思维能够继续下去。

我今年还没写下新年期许,原因是因为想做的事情太多了,怕写了下来万一做不到就丢脸了,于是通通地收进心里,一件一件努力地去完成。唯独篮球,我希望自己还是可以保持爱篮球的赤子之心,永远要求自己更进一步。

除了篮球,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在这年里,重新找到独处和社交之间的平衡。太多的孤独与寂寞,迟早会侵蚀我的灵魂,让我变成一个空荡荡的人。我想尽可能地认识多一些人,或者重新认识一些已经认识的人。也许透过别人,我能更清楚地看见自己。

十二点了,笔电告诉我它还有三个小时的寿命。

我想,应该来得及看部电影吧?

在我摔倒在寂寞的怀抱之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