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1, 2012

好久不见啊.......键盘

末日死不去,唯有来收拾铺满灰尘的这个地方。对于末日这件事,你能轻易地看见两种人。某个哲学家曾经说过,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把人分为两种的人,另一种则是不把人分两种的人。哈,我刚好是前者。末日谣言四传,一些人期待末日的到来,希望赶快game over,反正活着没什么意义,不如砍掉重练。一群是对末日嗤之以鼻,持续努力生活的人。

这其中没什么对错,我不觉得你努力生活有什么了不起,反正这就是大家对生命的选择。有人喜欢有目标地活着,有人喜欢耗日子,这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努力生活的,不见得,也并没有比得过且过的人厉害多少。耗日子分分钟比你努力啃书只为了不知道会不会存在的未来努力更快乐。反正大家到最后都注定要悄悄地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嗯,忘了那是谁的诗,反正太久没敲键盘就干脆假文艺一下。天知道下一次打部落格是几时的事情。最近都不太喜欢用逗号,也好,算是把坏习惯给戒掉。

以前很勤劳地更新部落格,因为.......时间很多。扣除固定牵老太婆过马路,捐钱给街边装盲卖纸巾的阿公,看电影吃饭洗澡打飞机以后,剩下的时间就.......打字。然而现在开始变忙了,(别问我忙什么,牛仔就是很忙,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打字的时间开始无限地被缩短,很多积累在心里的想法,没有足够的时间化成文字,在心里嚼着嚼着,就这样消失在身体的某一个角落里。

以后会不会多写?不知道。现在的我应该是要像其他紧张自己成绩的好孩子一样,努力温习准备考试的,但我就是提不起劲。看着身边的人愚昧盲目地去追求高分,只为了换来根本不存在的安全感和虚荣,我就觉得很作呕。绝对,不会想变成他们的一份子。

这些年来自己已经改变不少,但唯有最喜欢的AV女优,以及讨厌现今教育制度与其所培养出来的“丧尸学生”这两点依旧没变。我不是开玩笑的,你想想,现在的学生和丧尸在根本上有什么区别?不过就是一个看人就咬,一个见B就ki siao罢了。里边,灵魂深处的里边,是空荡荡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极其讨厌与这种人交朋友的原因。他们的人生除了老师给的tips,如何spot考题,考试如何拿A之外,完全没有任何的重点。我他妈的不想浪费自己的人生,和这群人在讨论如何拿A。

说到底,我还是那个众人眼中的叛逆坏孩子,不服从纪律,不循规蹈矩,不言听计从。

说到叛逆,很多人喜欢把它与“长发”挂钩。头发自从爸爸去世的那一天削短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剪过。半年又一个月了,头发开始渐渐变长,身边的亲朋戚友看见我的第一句话都是,“头发怎么不去剪剪啊?好像女生了哟!”

起初会有些不好意思,想说微笑了事,但久而久之一直被重复念这句话,就连文质彬彬的我也开始想飙脏话。为什么一个年轻人喜欢把头发稍微留长一些,会受到那么多人的质疑和更正?男生头发就要短,女生就得帮马尾,是谁开创的社会潜规则?为什么大家要受这些明明不是规矩的规矩所规范?我不懂。我没剪头发,不见得就是要跟你搞对抗,凸显自己的个性,或者装逼耍帅假叛逆。我让头发自由地生长,不过就是因为我看不太习惯短发的自己而已。就那么简单。

很多人说,你短发比较好看,不如剪短发吧。嗯,谢谢你,and fuck you。我坚信无论短发再好看,我还是得忠于自己,做让自己最开心的事情。除非........哪天世界的某个秩序磁场失衡,我的头发长一公分,你的弟弟就会短一公分,那为了你和你同伴的性生活着想,我可能会考虑一下剪头发。

活了那么久,我还没遇过一个人是真心诚意地告诉我:“嗯,我觉得你长发也ok啊,自己开心就好了。” 

或许,这就给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就为了遇到那么一个人,那么一句话。

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连世界末日也因为我而不敢出现了,真的很难不对未来乐观一些。不知不觉,2012又走到了尽头。这个2012年,这个20岁,是自从腋下开始长毛的那年以后,最让我清晰感觉到“成长”两个字的年份。太多的感觉与蜕变,无法一下子叙述,只能任由时间让自己慢慢习惯身上的所有变化。

电脑两个月前送修,直到现在还没拿回来。对,你没看错。不是两天,也不是两个星期,而是两个月。就算我买一本《Computer Repairing for Dummies》来学,也应该不用两个月就能把电脑修好。原本以为透过亲戚关系,可以以更便宜的价钱,快速地把电脑修好,结果.........

你知道的。

这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往往处心积虑地想达成某些目的,倒不如顺其自然地让事情顺势发展。太多的计划,总赶不上一刹那间的变化。学业,篮球,友情,亲情,爱情,什么都好,太多的规划只是让你无法享受当下的束缚。

穷困的日子,会随着新的一年到来而宣判结束。至少我是那么认为的。只要能在2013的第一个季节摆脱这种令人窒息的日子,我就心满意足了。这段勒紧裤袋过日子的生活,令我学会了很多,但够了。

钱不够用的日子真的足以令我发疯,但某人的一句话却把我的理智重新归位。

“其实是你自己过惯了奢侈的日子。你并不知道,这些年来我都是这么活着。钱包满一些,就吃好一点。钱包没钱时,有时候就干脆不吃。更别提进戏院看电影这种事了。你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过得那么惨,你只是在体验平常人的生活罢了。”

再也不会有比这更令人深思的一席话了。

我不是来自一个富有的家庭,就连小康也称不上。在一个破碎家庭能过那么多年无忧无虑的生活,也够了。与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相比,只会让自己心理不平衡而已。剩下的,就得靠自己去努力了。

——————————————————

身边的朋友一直不多,而我也终于开始承认自己就是个喜欢独处的人。就如她所说,deep inside , I am a loner。

我始终很在乎我所在乎的人,也始终不在乎我所忽视的人。最近的她,终于开启了一段认真的爱情。心里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只是.........终于啊?对方条件很好,好得无可挑剔,所以好好抓紧吧。毕竟有些话,我还是不能太坦白的。有些情绪,还是含糊点就好。

一位老朋友依旧对回忆念念不忘,说自己无法忘怀过去,找不到一个能带给他类似感觉的女生。即使到了今时今日,心中对她的感觉依旧强烈。

听起来很长情,不是吗?

但我单纯地觉得,这一切只是因为这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故事,从来没有一个开头。

没有开头的故事总是美好的,尤其是爱情故事。

因为,幻想总是最美的。

也因为,不曾得到的,总是最珍贵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总觉得Mac电脑一定比Windows来得棒。

即使.......我从来没有用过苹果电脑。

————————————————————————

我好想继续写下去,因为我又确实地感觉到写作带给我的快乐。

但今天的quota到了,就如倪匡所说的,每个人的写作量都有额度的。

今天的额度,刚好就...................

再见键盘,我会想念你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