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2, 2012

步上轨道

我一直找寻找生活的一个平衡点,就像一个体操运动员,花一生仅有一次的青春,在那根细如少女手臂的衣杆上,寻找带来无数荣耀的金牌。生活对于我来说,一直是极度的悲伤,或过度的狂欢。我的性格似乎很难令我活在喜与忧之间的灰色地带,总无声地逼迫我在两种情绪之间做一种选择。

但自从爸爸离世以后,我难得地遇上了那个从来不曾感受过的平衡点。与其说是寻找,不如说是不知不觉之中碰上了。犹如一个已经放弃寻找真爱的人,却在下一个转角遇到一个一生无法忘怀的另一半一样。

好像,有点太夸张了。

今年我以经踏入“二字辈”了,已经谈不上年轻,更不能像过往年少轻狂时,干尽傻事还觉得自己酷毙了。虽然青春时期心中一直留着叛逆的血,但终究没有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最多就考试出出猫,打篮球过人耍拐子,特地睡迟逃过周会罢了。

想了想自己的青春,以及陪我走过那段羞涩年代的人们,都是我生命里很珍贵的一部分,但却随着时间毫无例外地逐渐消失了。或许是自己太感性的缘故,那天拿出了《灌篮高手》,重新翻阅一遍,眼眶不受控制地一直流出眼泪。

没有狂哭,就只是静静地用眼泪哀悼青春。

记忆太清晰,我第一次看这部神作,是在12岁无法自控地爱上篮球时。我总是漠视即将来临的UPSR,拉着朋友在放学和补习之间的空隙,到小学附近的漫画店去看《灌篮高手》。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看着樱木如何顶着背上的伤痛,一次又一次地为了自己的梦想跳跃。

有好几次,心中的澎湃让我的手不停地颤抖,走出漫画店以后向天空大喊:

“我真的好想打篮球啊!”


于是,就跑去打了。

结果,当然就是被补习老师扭耳朵。

这部漫画与篮球陪我走过了好长的一段青春,就连我青春里唯一值得记载的荣耀,也是篮球带给我的。看着三井寿就快喘得死掉,却固执地出手投三分球;看流川终于在面对比自己更强的对手,学会了传球;看宫城为了爱情和热情,在手上写“天下第一控球后卫”;看赤木愿意承认对手的天分,与三井那漂亮的挡拆;

看,樱木最后喃喃自语......

“左手只是辅助........”

然后投进了那,就此改变我青春的逆转球。

或许是太想念在午后奔跑,投篮,喘气的那段时候,自己像个娘炮一样哭了。我一直很希望找到和我一样热爱篮球的朋友,但长大了以后,却发现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原因出自于,就连自己也在改变了,又怎么期许大家还是当初那个投进了球,会兴奋地呐喊,与队友击掌的那群人?

若真的要追究,我与《灌篮高手》的缘分,早在7岁那年就结起了。外婆从巴刹买了个廉价篮球架给我,(对,就是那种灌篮一秒就会断,篮球像橘子那样小的篮球配套),而刚好舅舅买了《灌篮高手》的动画版,于是我变有模有样地学起他们,胡乱跳起灌篮。起初很爱流川枫,因为觉得他最强。再长大一些却喜欢仙道,欣赏他随遇则安,却依旧那么强的个性。

接着,这一秒却更欣赏永不言弃的三井寿。

我想.......原因可能就像漫画中的三井一样,自己也曾经一度放弃篮球,但心中无论如何也无法忘记打篮球的那个自己,于是又重新捡起了篮球。

兜兜转转,才发现篮球早已是生命的一部分,无法割舍,也不愿舍弃。

最近都有固定地在打篮球,球技还是很生疏,但已经逐渐回稳,希望自己可以变得比以前更强,不再那么害怕身体碰撞,少点中距离投篮,多点试着带球勇闯禁区。

沉寂了一段时间,我想我应该珍惜篮球带给我的快乐。一颗橘色的皮球,让我重新找回生活的重心与意义。学院生活也在第二个学期,逐渐步入轨道。和班上的同学慢慢混熟了,发现大家都是挺不错的年轻人。若真的要挑剔的话,也只能说没有太爱打篮球的朋友吧。

在爸爸离开之后,我一直试图寻找今年发生的好事,试图掩盖这个过于悲伤的事实。但却在稍后发现,根本不可能。就算我在下一秒中六合彩,或身高忽然飙升20公分,也不可能让我忘记亲人离世的痛。我依然愿意放弃灌篮的机会,或者六合彩的奖金,只为了换回与他的一些时间,告诉他一些我很想说的话。

我不会再期待什么好事发生,因为我发现最有效的痊愈方法,不外乎就是努力地生活。

谈恋爱,打篮球,看电影,弹吉他,看书,吃饭,睡觉.......

只要不断不断地重复上述的过程,我想总有一天,我也能大摇大摆地向朋友们说句.........



(因为我是天才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