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5, 2012

实习之后

这是去采访戴佩妮的一趟车程,我心里像个准备去与女神见面的痴汉一样,痴痴地期待着。看看电话上的时钟,距离与主任约定好的时间,只有五分钟。对,那天我没驾车,因为戴佩妮的专辑发布会实在太偏僻,所以选择搭主任的顺风车。

我习惯在地铁里听着Ipod沉思,想想一些该想的、不该想的、以及一些不懂该不该想的。喂,不是你想的那种色色的好吗?距离实习结束的日子,已经可以用五根手指倒数了。是时候想想,实习过后的打算了。

每当思绪卡在这里,我的眉心就会开始泛起皱褶。

我从来不太喜欢改变,不知道为什么。在爱情中,也许不太喜欢改变是一件好事,象征忠诚;但来到了生活,我开始怀疑自己不太喜欢改变的性格,会不会限制自己以后的发展。

“ Station , Sungai , Besi. ”

从来就不知道,地铁里的扩音器到底在哪里。也从来不知道,到底这些播报每一个地铁站名字的声音,是预先录好的,还是藏在地铁某一厢的人播报的。就像我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厌恶改变。

胡思乱想,追根究底,打破沙锅问到底,一直是我的强项。几天前,和她去吃KFC,说起小学时候的趣事,才发现这种某些时候很讨人厌的个性,一直跟随了自己那么久。于是,我开始认真地审视,自己为什么不喜欢改变。

但事与违愿,下了站没多久以后,主任的车就卜卜卜地喷着黑烟到了。再次看了看手机的时钟,嗯,分秒不差,能当上主任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看来是时候改改自己经常迟到的坏习惯。

上了车,原本打算继续冥想,找出自己不爱改变的原因,但觉得车程中不断保持沉默,也不是办法。我打断了自我探究,开始和主任攀谈。从为什么我进韩新,到为什么她进In House。从为什么我会到辣手,到为什么她会当上辣手娱乐组主任。从我为什么不再想当记者,到为什么她以前没有到台湾升学。

仔细想了想,虽然之前都一直有说有笑的,但这还是我们两个人第一次交心。我不是一个含蓄害羞的人,只要我觉得某个人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舒服可靠,真诚可信的,我通常都会选择坦诚相见。喂,不是你想的那种,剥光衣服,色色的坦诚相见。

“那你实习过后有什么打算?” 主任握着方向盘,朝不知名方向前进。

“我想继续读书。” 我四处搜索路牌,试图不依赖GPS找出自己在哪里。

“读什么?”

“读金融,读经济,读投资,读银行。” 我信手拈来,其实是在乱举例。

“为什么不出来工作?我真的觉得你会是个很出色的记者。” 她说,表情很认真。

我从来不曾怀疑过自己的才干,(那些讨厌我的人,现在应该在翻白眼说:“你看你看,他又来了”。但对不起,我就是不会说假话) 但面对主任那么直白的称赞,心里除了雀跃,还有些许的不好意思。

“我看不见自己当记者的未来。” 心里其实更想用『没有热诚』四个字,“我当初进韩新,是因为自己真的很喜欢写东西,但后来发现,原来当记者,和喜欢写东西的差别,是很大的。既然我已经无法以自己最爱的维生,那就是时候实际点,为我自己,我妈妈,和未来打算了。”

“你确定你不是在逃避社会?别浪费你在这方面的才华啊。”

“我也不懂。如果没办法以自己最爱的事情维生,那我觉得就去学些实际些的技艺吧。以后想让自己过日子,也想让妈妈过好日子。反正,我没办法想象自己当记者的样子。”

主任顿了顿,“转个弯就到了。那也没坏,你还年轻,可以读多点不同的东西。反正你现在已经有新闻系文凭了,以后如果重拾对这一行的热情,也可以回来啊。”

想想主任的话,也是。

于是不再有后顾之忧,下了车,准备与我暗恋已久的戴佩妮见面。

——————————————————

和同事、同学、兼前“三人组”成员,这位具备三重身份的女友人搭上了无时无刻都很挤的Monorail,在Hang Tuah下了站过后,我们两个就正式实习完毕了。

“之后有什么打算啊你。”我问,两人颇有默契地同时掏出Mp4的耳机。

“我也不懂。升学是一定不会了,找工作吧,跑娱乐。”她答,把耳机塞进耳朵,叫我别打扰她听歌。

我“喔”了一句过后,又再次陷入了那个旧漩涡里,仿佛在这个地铁站中抽离了自己。

当初的自己,豪言壮语地说自己不稀罕这张文凭,不去实习了。到看见妈妈的暗自垂泪,再加上自己的孝心,于是逼着自己去实习。短短的两个月,自己已经习惯了实习生活的节奏,并且迅速地在这个工作里,找到了自己的定位,自己的成就感。

老实说,在学院里的两年,甚至在实习以前的那段时间,自己的确昏昏霍霍地迷失了好久。成日窝在家里,得空就往电影院跑,钻进小说漫画里的世界,的确无拘无束得很自由。可是这种日子过久了,难免会觉得自己很没用。

难得在这两个月的实习生活中,表现受到各个前辈的好评,我似乎第一次在人生里找到了自己的方向,甚至觉得自己“accomplish”了一些什么东西。微不足道的实习,对我来说却是对未来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在此之前,自己一直以来都在耍嘴炮,说自己如何如何,认为自己聪明绝顶无所不能,但除了自己的自视过高以外,究竟有什么东西证明自己就是自己口中的那个人?

没有。除了学院的成绩比别人好,在课堂上的presentation嘴炮比别人强之外,什么都没有。

难得现在终于找到了自己,主任们都认可自己表现的时机,我理所当然不想改变。但就因为自己的虚荣心与成就感,而选择继续地往我不太喜欢的道路走下去,听起来不会怪怪的吗?

至少对我的耳朵来说,听起来就是怪怪的。

我爱实习生活中的一切。那种真实的充实感,那种每天忙碌的存在感,那种每天吃午饭的饱足感,那种每天和前辈同事们笑谈大小事的欢愉感,那种放工以后就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生活感,一切的一切,几乎像是对个女孩一见钟情般,迅速地被我爱上。

我害怕对周遭的一切产生情感,因为一旦有了情感,就会衍生留恋,一旦有了留恋,我就必须开始长脚。对了, 『无脚的雀仔|是她给的称号。我并不认为我是个无脚的雀仔,只是这个世界值得我停留的人事物太少,于是我不断地飞翔。


即使有多爱这里的生活,我都必须持续展翅飞翔了。


为了,更好的以后。


也为了,更好的自己。


纵使,我从来不知道方向在哪里。


————————————————————————————


朋友与初恋分手了,不自觉地就在Facebook聊了起来。


他说他ok,我就相信了。毕竟他看起来很ok,即使不ok也迟早会ok。只要不会ko一个人的情伤,都必定让两个人在未来变得更ok。


我们聊起别的话题,也许是毕业之歌将近,三言不到两语就又回到“未来”这两个字上。


“你真的不打算在媒体发展了吗?” 


“不了。你好好在媒体发展,我以后需要你这个人脉。赶快红起来,然后不要忘了我,以后我总有需要你的地方。记得不要满足于当个小DJ,一定要红起来。”


“放心吧,我的野心很大的。”


“嗯,那就好。”


通常来说,我们的话题到这里就会用尽了。但他却忽然杀出一句......


“ 无论如何,我希望,别被世界改变了你,因为像你这种天才,应该改变世界。你不懂,你在
我眼里,是一位没有缺点的天才(除了有点儿懒啦喂~~~)。”


随后,他又说:“我和友人不经意谈起你,真的觉得你是个很幸福的人。别问我为什么,有机会再告诉你。”


然而,幸福在哪里?怎么幸福?他到现在都没告诉我。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依旧是好朋友的关系,而不是死党或什么之类的,更高层次的关系。


我不是天才,我注定会被这个世界改变。


我不是天才,我身上的缺点比天上的星星还多。


只是城市太繁华,人们习惯忽略星星。


至于我幸福吗?


我想,是的。


一直都是。


因为你,因为他,因为她。


—————————————————————————


Nike的球鞋,我穿过不少双,
但依旧学不会那句『Just do it』。

终于发现.......
是懦弱胆怯,让我厌恶改变。

如今鼓起勇气踏入新生活,
会不会是另一种成长?

有时候,爱情也是应该.......Just do it.

喂,
不是色色的那个do。

好吗?





1 comment:

Hamster said...

九把刀,曾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不是台湾畅销的作家之一,我,是最畅销的那一个!”

他的那番话,在我听来,不是自大,而是骄傲,一份高尚的骄傲,一份因满足自己能力与成就,而拥有足够资格在所有人面前来回搬弄的骄傲。这份骄傲,我感觉,你身上我见得到。

若可,我们这群人当中,我希望你会是柯腾,那个有能力,且勇于将能力化为实现梦想的动力;而非阿和,那个为了多赚些钱儿在车内解决尿意的上班族,为了钱,拼杀,拼命,拚了青春。

Any way,预祝你成功!

读了你的文章,对于未来,我也想写些什么,但,待我没那么忙碌后吧,《那些摘苹果的未来》。

对了,你的幸福,恕我答应了某某不该让你知道。但,至少你自己应该懂得,你,绝对是幸福的,我们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