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15, 2012

我没有桃姐,我有妈妈。

昨晚去看了《桃姐》的另一场首映后,就一直很想写些观后感。我很热衷于写东西,但对于影评一直兴致缺缺。一来是觉得自己对电影,还没熟悉到可以对另一名导演的作品评头论足,而另一方面则是单纯因为.........

现在的好电影,实在太少了。

当一部电影无法真正打动坐在戏院内的我时,我又何必勉强自己去写一篇赞美它的影评呢?至于写丑它就更加没必要了,都在戏院里浪费了两个小时,干嘛还浪费时间在它身上呢?

开始实习生活以后,虽然生活节奏变得有规律,无法再过那种只要兴起,就一个人跑去戏院静坐的日子,但看电影这种惯性常态还是无法改变。每个星期三,总会找住在实习单位附近的老朋友去看场戏。

在新闻网实习的一个好处是,总是可以拿到免费戏票。一些是首映的超好康戏票,另一些则是电影即将下映的晚班戏票。无论怎么样,只要是免费票,就是好戏票。

昨晚,带着娱乐组主任给的两张《桃姐》首映票,和她,她,她的妈妈一起进场去看这部据说已经赢了好多奖项的电影。老实说,我不是一个容易被“得奖电影”这四个字给忽悠的人。那些电影奖,常常都为了装作公平客观有深度,选择颁奖给一些冷门兼文艺到不行的超闷艺术片,反而是那些票房口碑双赢的大片,他们会装瞎刻意忽略。

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只要看到什么“威尼斯电影节得奖电影”,“欧斯卡最佳电影”,“法国电影节得奖”blablablabla的电影,我都会很自动自发地躲开这些电影。但事实证明,自己还是过于偏激了点,比如说两年前的奥斯卡最佳电影,《黑天鹅》据说就是一部超正点的心理片。

只是.....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就对了。没办法,PPS没有,下载又太懒,只好一直拖了再拖。

基于上述的心理,我是带着这种想看,又害怕失望的心情进戏院的。

隔壁坐了个女孩子,很怕她被这种节奏稍慢,没什么配乐的电影给闷死的我,一直很努力在电影的每一个画面加上自己的注解,但幸好电影没想象中那么难看, 有很多的段落甚至引起了整座戏院的哄堂大笑。

我并没有看过导演许鞍华的电影,所以不存在比较旧作品的问题。

就《桃姐》这部电影而言,我自己是给满分的。

我喜欢导演叙述故事的手法,运用的镜头总是深刻至极,却又恰如其分地做好自己只是旁观者的角色,每一个画面都点到为止,不会给过多煽情的画面,让你觉得恶心。反倒在每个画面,每个不经意的小感动,到最后会累积成一个大大的感动,在你心中留下了流不出的眼泪。

我喜欢这部电影的写实。

观赏这部电影的当儿,你会觉得自己是在看一部纪录片,而不是一部由演员在演绎的电影。很多次了,刘德华都在不同的颁奖典礼上输给了梁朝伟,但看着这部电影中他的表现,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演技,会一再输给只会用眼神发电的梁朝伟。

叶德娴之所以在金马奖封后,只要你看过电影就会明白其中的原因,不需赘述。

电影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当叶德娴住进老人院以后,刘德华带着她回到原本居住的老家,两人在一间房子里,找遍了大小角落,才发现每一件物品都代表着某一段时光的独特回忆,全部都扔不掉。

回忆与人生,又怎么可能轻易地丢掉呢?

“我觉得上帝一定有一部超geng的电脑,把全世界那么多人的命运都安排好。几年前我心脏病要通血管,桃姐很健康地把我照顾到妥妥当当,要不然我都不会那么快恢复。如今桃姐病倒了,我又很健康地照顾回她,timing刚刚好。”

我们都应该珍惜现在照顾着我们的人,并且在他们无法照顾我们的时候,好好地照顾回他们。当我看见戏里,刘德华与叶德娴的互动,比刘德华的亲生妈妈还要亲昵时,我才发现“生娘不及养娘亲”这句话是真的。

从小陪伴你长大的那个人,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都好,都必将成为你人生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桃姐》令我想起了我的外婆,从小过年总是把白鸡腿偷偷留给我,也偷偷包最大封红包给我,我闯祸了她会帮我挡的那个外婆。只可惜,我和外婆的timing不够好,也许上帝的电脑安排了另一种命运,她看着我长大,我却无法好好孝顺她。

散场以后,不少人投诉说电影走的太快,从桃姐中风,进老人院,再到去世的速度太快了,很难累积足够的感动令人动容。但我单纯觉得,这是徐导演刻意安排的铺陈。

或许是女导演的缘故,内心总是温柔似水,无法把桃姐的往生拍得那么残忍写实吧?所以导演选择将桃姐人生最后的旅程,以简单的几个画面带过,然后电影在一片寂静与愕然下结束。

走出了戏院以后,深烙在心里的,会是桃姐与Roger之间从小到大的牵绊,而不再是桃姐离去的伤感。我记得在我生日时,在facebook写过一段话,现在想起,或许也适用于看完《桃姐》以后的感受。

人总有死去的一天,但只要我们知道,我们将会永远地存活在某个人的心里,那么当我们最后一次闭上眼睛之时,就会少了很多很多的恐惧,多了很多很多的感激。

我的人生里没有桃姐,或许妈妈就是我的桃姐。

今日起,好好珍惜身边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