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5, 2012

幸运之星

很小的时候,我的名字会被很多牙齿长不出,说话会漏风的小同学念成“ Battery ” ,他们会问我,“啊那你是哪个牌子的?Energizer,Duracell 还是 Panasonic?” ,话毕即三五成群地笑得不亦乐乎,好像发现我是一个靠电池来维持生命的小机器人一样。起初我是有些生气的,觉得为什么他们连一个名字都念不好,同时也在懊恼为什么爸爸要取个很容易念成电池的洋名。但后来发现他们只是开玩笑,又很快地打成一片了。小孩子总是这个样子,仇恨与欢乐相比,简直就是一只微不足道的小蚂蚁,很快就被忽略了。

带着烂烂的幼稚园成绩,我升上了小学。名字一样还是被恶搞,“Patricia” ,“Pat Pat” ,“林电尧”,“尧尧尧,尧到外婆桥”等等怪有创意的名字都是在这六年的小学生涯中创造出来的。可能已经习以为常了吧,除了一年级还处于幼稚小气阶段的自己以外,其他时候的自己都可以笑着接受这些花名外号,然后笑嘻嘻地自娱娱人。

可能那时候的自己已经发现,自己的名字是个让别人记住自己的好办法。与其生气名字被恶搞,不如笑着接受他们,让自己成为他们生命中某个特别的人。

我相信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种“害怕被这个世界遗忘”的恐惧。我们未必都像是Lady GAGA一样渴望别人的注目,但内心里总有一些小恐惧,害怕身边的人会遗忘自己。包括我自己,也是这种恐惧症的患者,所以以前总是试着在别人的生命里,做一些蠢事,替他们留下一些深刻的印象。

我想这完美地解释了,为什么小学时期的我总喜欢作弄隔壁座的女同学。

我的小学很小,不可思议的小,每个年级只有三班,三班加起来只有一百个人不到的小,所以即使我的名字不那么特别,篮球不是打得最好的,不是最会说话的,大家也会记得我这号人物的存在。

于是当我的名字那么有特色,刚好篮球又是打得最好的,在师长眼里又貌似是最会说话的,大家对我的印象又更深了一些。但说到底,到了那么多年后的今天,当以前的一切都被忘光了,大家对我的印象还算深刻,也只是因为我的生日只有四年一次。

其实,原本的我根本不想写关于今年生日的点滴。感觉要说的话,似乎都在Facebook上说完了。但隐约又会觉得,有些话说一次是不够的。

比如说,我的一班朋友如何有心,在星期三这种不上不下的日子还是特地帮我庆祝。

比如说,爸爸忘了自己的生日,失望在心底悄悄走过。

我送别人礼物,都会很厚脸皮,很没惊喜地问对方到底要什么。因为我觉得,比起overrated的惊喜,送对方一些他/她真正需要的东西,是比较实际的做法。而且,这样一来,我又不用花心思去把礼物包起来,可谓一石二鸟,一举两得啊。

我以为自己的这种习惯,多少会影响身边的人,但在生日前夕都依然没有人问我要些什么,让我觉得非常地懊恼。万一你们买了保险套给我,是要叫我找谁去试用保险套的品质呢?

幸好,最后我收到的,都是一些我喜欢的。证明一直以来,身边的朋友都很关心,很了解我。想到这里眼泪就差点要掉下来了。靠,骗你的。我身为男子汉大丈夫,是不会为了这种事情而哭的。呜呜呜。

今年可能流行送唱片,为数不多的生日礼物里,就有三份是唱片专辑。

收到一张Mraz的限量CD,一直以来都很想买,但幸好迟迟没有下手,不然朋友就白买了。所以有些事情不轮到你不相信,刚巧你犹豫不决的事情,正好促成了未来的某件事情。

另一张是Coldplay的最新专辑,由一位和我一样喜欢这个英国乐团的人送的。说起来也真的很奇妙,有些时候,共同失恋,共同扶持,共同喜欢同一个乐团,竟然可以让两个原本形同陌路的人,变得亲昵相熟。多多听好音乐,是能促成良缘的。尤其是当你遇到一个和你一样喜欢某首歌,某个乐团的人,那种共鸣和欣喜,是很难形容的。就好象你一直以来在人烟稀少孤岛中,独自听着同一首歌,然后某天发现,孤岛的另一边也存在某个人,和你一样喜爱一首歌一样。那刹那你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个自己。自己,并不是孤单的。

另一张是我最喜欢的乐团,Oasis的解散纪念版唱片。四张CD,DVD分别收录了所有的单曲以及最后的演唱会。这份礼物上头,写着special for you。但送我这份礼物的人,又何尝不是另一个special的人?这份礼物很有勇气,真的谢谢你。蛋糕也很好吃,不做拍摄,也许可以考虑当个烘培师,把幸福的味道带给所有人。

谢谢那张集满大家祝福的大卡片,我现在把它贴在墙上,每天醒过来,都会看一看提醒自己,自己是多么地幸福。每当我开始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或者在世界这条高速公路上质疑继续前进的理由时,相信我都会在这个卡片上找到答案。

想起了中学的那段时间,不看Spongebob海绵宝宝的我,有一段时间非常疑惑为什么大家都叫我Patrick Star。那时的我,还真的以为自己打篮球看起来像个All Star,所以他们在我名字后面加了颗星星。后来某天回家,忽然兴起google了Patrick Star这个名字,才发现它是海绵宝宝的一颗海星朋友。原来,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以为自己是个All Star。

但今时今日,回头想想,自己的确就是一颗Star...一颗一直以来都受很多人眷顾的Lucky Star。

————————————————————————————————

我是你的派太星,但你却不是我的海绵宝宝。





今天发现你unblock我了,但原来已经不重要了。:3 

2 comments:

♥ Clara said...

我覺得你很文藝啊 :D

生日快樂。四年一次,很特別。
也顯得特別珍貴。

話說你的禮物很豐富耶。
Jason Mraz和Coldplay我也很喜歡 :)

said...

我哪里文艺了?哈哈,你才文艺少女吧,写得都很有感觉啊。我这种是通俗的大众廉价文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