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7, 2012

对不起,你。

有好长一阵子的时间,我无法体验任何喜怒哀乐。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去细尝人生给予的各种体验,然后好好地对这些事情做出反应。一月忙于工作、生病与过年,二月昏霍地过了一个星期以后,就踏入了有规律的实习生活。以往有着太多的时间无病呻吟,娇柔做作地埋怨生活,感叹生活,所以可以一行一行地写着那些看起来悲情,实际上虚伪造作的文字。

但现在的心情却重新翻腾,甚至比一个天蝎座的女生还要复杂。

其实我是个经常逃避的人,从小就是。这不是一种坏习惯,而是一种深埋在血液里的天性。我从小不大喜欢和不太熟的朋友喝茶,因为感觉很尴尬。就算是很熟,但彼此没什么共同话题的朋友,这种客套的会面还是能免则免。一旦遇到自己不擅长的事情,我也会开始逃避。所以从小我美术课都不交功课,常常恳求女同学帮我画画,剪帖纸,到中学以后的KH课也从来不做那些木板模型。一直到上了学院的现在,宁愿帮同学写多几篇文章,也不愿亲自排版。

这是我。
我很想改变,但改不了。

我喜欢的人事物,我会不顾一切地去追、去做、去追求。

我不太确定的人事物,我会莫名地害怕,然后就像个逃兵一样不发一言地溜走。

对于你,我一直以来不太确定的你,我成了逃兵。你我都喝醉的那一天,沉重得连电话都就快负荷不了的信息里,你说你无法相信我没有喜欢上她。你略带怒意地说,我有着他的影子,即不肯给你个答案,却又一直无形地拉着你,不让你走。信的尾端,你说,我们这阵子都不联络了,好吗?

吐了一整夜,我躺在床上读着你的信息。指尖一直很想回复一些什么,或许一个笑脸都好,但就是无法写出一些什么。或许你的信息已经太过沉重,就连一个轻轻的笑脸也已经无法负担。也就是那一夜开始,在我沉睡之前,我决定更勇敢地逃避,逃得越远越好。

当晚梦里看见的,都是你的好。

你怎么在我最心碎的时候,告诉我她总有一天会知道我的好,她总有一天会回过头来找我。你怎么在我最不想吃东西的时候,竟然把食物送到我家门口。你怎么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告诉我只要相信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怎么在我无法站起来的时候,也陪着我一起哭,一起笑,然后一步一步找回自己。你怎么把据说是你妈妈煲,但你妹妹却说是你煲的凉水拿给我喝。

环绕心头,所有的画面都历历在目。

我很幸运也很幸福,总在人生不同的低潮,遇见用力拉我一把的贵人。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已经从一个烂人和贵人,慢慢变得你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形容的模糊。当我们关系的界限慢慢变得模糊,我们的感觉就变得很危险了。稍有不慎,其中一方都会心如刀割。

我小心翼翼地逃避着,尽力做到不闻不问,宁愿成为大家眼中那个不懂得知恩图报的烂人,也不愿意成为你更讨厌的那个某人。一直以来,我是不应该让那种模糊的关系持续的。我是不应该常常和你,及一班朋友出去吃东西的。我是不应该常常在面子书和你聊天的。我是不应该在你生日那天,就这样应约和你出去的。

既然模糊,就不应该做这些确定的事情。

我早就该在情况变得复杂之前,就决心当个坏人了。

当我发现还是朋友的我们,你却已经开始对我有要求的时候,我害怕了。习惯自由的我,一时之间没办法接受,写段文字,写篇文章,都要想想会不会伤害到任何人。这种束缚,这种捆绑,这种窒息的压迫,曾经狠狠地杀掉了一段爱情。我不想再体验,也不想重新变成谁谁谁的谁谁谁。

我是自由的,自由是我的。

即使爱情出现了,我希望这种状态能一直延续。

于是当你在宁静的凌晨里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笑脸是我唯一的回答。因为除了用一抹微笑带过,我想不到任何不让情况更复杂的办法。你的每一个问题,我尽力地做到简洁,不再让你我之间存在任何的拖泥带水。

做出这种决定,比你想象中的更难一百倍。我很珍惜这段感情,无论它是爱情,友情,或者不知名的情都好,我都非常看重与珍惜。因为能在生命里,遇见一个不管你爬得多高,跌得多低,都陪着你的人,实在不容易。

但你想要的,我无法给,那我想无论自己多么珍惜都好,也是时候画上句点了。

我说,时间不对。

你说,若感觉对了,时间根本不是问题。但若没感觉,任何时间都会有问题。

我说,我不想这一切看起来就是要报答你。

你说,你明白但你始终无法接受。

你喜欢的是五个人的东方神起,我喜欢的是四个人的Beatles乐团。
我更喜欢王家卫电影背后的情怀,而你更习惯研究王家卫的镜头运用。

也许我们之间,总是差一点点。那种种的一点点累积起来,形成了一段很长很长的距离,我无法跨越,你也无法逾越。

也许我们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我们都不吃菜。

拖拖拉拉那么久了,总该有个结局了。

所有的错综复杂,所有的不明不白,所有的暧昧不清,就在这里写上休止符吧。或许有天,这个休止符会消失不见,音乐会重新演奏,但这个休止符也可能意味着永远。

你曾经问我,对你有没有超出朋友的感觉。我很怀疑,当一个女生对你那么好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有哪个男生不会对她有超出朋友的感觉。可是,那也仅仅是超出朋友罢了。超过了友情,但却还不到爱情。

也许曾经达到,也许从来未到,
我不懂,也不想知道,因为答案已经不再重要。


我从来不曾丢弃任何人任何事,因为这些人这些事,从来不属于我。
尤其是,那些情人,那些情事。


这段文字读起来伤感,但........我们都自由了。

谢谢你,对不起。

祝自由,愿幸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1 comment:

Hamster said...

终究,摆脱了模糊的关系,愿你与她,都会过得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