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5, 2011

人有悲欢离合

这两年间的点点滴滴,终于画上了句点。心中的欢喜与解脱的松懈感,竟然盖过了这时候该出现的难分难舍,令我觉得自己是个无情的冷血动物。

坐在考场内,写着这两年内最后的一场考卷,无论是脑袋或者握着钢笔的手,都是有史以来的最佳状态。也许内心的深处,和脑波的潜意识里,真的好想好想脱离这个地方,所以激发出自己失去已久的能耐。

半个小时,终于做完了。30分钟明明是个很短的时间,但自己却用了“终于”这个词。说不上为什么自己那么想离开这个所在。这里的回忆,就如同所有人的回忆一样,充满了甜酸苦辣,并没有什么偏差。可能,是学院生活的尾端,苦味实在太浓太烈,盖过了其他回忆的味道,甚至驱赶着我,离开这个花了我两年青春的地方。

站起身子,交了试卷,转身离开。三个动作,潇洒自然,没有半点留恋。走到了楼下,呼吸第一口重获自由的空气,打算打个电话找回曾经的自己,但........摸摸口袋,咦?他妈的我的电话呢?

呼,操之过急。忽然想起小学时期学会的一句谚语,叫『欲速则不达』。是谁教会我的?我又是在什么时候牢记了这句谚语的?已经全都忘记了。但用在这种情况,好像再切当不过了。前一秒,潇洒得像个武侠英雄地离开,但下一秒却NG似因为忘了手机而必须回到同一个地方。

这感觉有点像一个潇洒说分手,但下一秒却哭着叫她不要走的痴情男。

嗯,上述这句话里的那个人,怎么似曾相识呢?

深呼吸,重新一步一步冷静地走上这个走了两年的阶梯,打开房门,一脸尴尬地走到前方去拿回自己的电话。关上门之前,视线依稀停留在这个学院里,最让我放不下的某段过去。那一刻,脑袋闪过些什么念头,心头闪过了什么情绪,我忘了。或许自己不想面对,也许根本什么屁也没有。

走下阶梯,回忆没有像跑马灯一样闪过脑海,反而情绪出奇得平静。

我以为至少会有一些伤感的情绪涌上心头,但没有,一丁点也没有。上车,启动引擎,倒退,转弯,出大路。就这样,我像周董一样一路向北,向自己的前路,也只有自己的前路前进。分别是,周董是哭着一路向北,而我是面无表情地一路向北。

“笑吧,试着笑出来吧。”我告诉自己,车里环绕着萧敬腾的歌声。

我知道,这一秒该播的,是《一路向北》。只可惜,车里没这首歌曲。那也好,事情总不会那么完美的,不是吗?就犹如生活一样,总是有些缺陷,才叫美,不是吗?

一路向北的车程中,我想起了朋友的那一滴眼泪。

——————————————————————————————


那是最后第二张试卷之前。我早早把前一张试卷给干掉,所以走到楼下的食堂打算吃些东西。以为自己是最早到的那个,却看见朋友的身躯已经耸立在那,手里拿着手提电话,脸色凝重的听着,然后缓缓地点头。

起初,我不以为意。当随着每一次点头所滴落在地的眼泪,我的心也随之一沉,隐约感觉到了眼泪背后的沉重。结果,事实证明,每一滴眼泪的沉重,都足以穿破坚实的地面,滴到地球的核心。

“我爸爸有了cancer,已经fourth stage了。他不想给我知道,但妈妈觉得我应该知道。”

眼泪,还是不停地流。

我不知所措,心中挤不出一句安慰的话。因为我清楚地知道,就算是世界上最有效的安慰,也无法帮得上什么忙。我只简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告诉他,“你要坚强”。

爸爸已经很脆弱了,你要坚强起来,告诉他,“爸,为了我,你要坚强地活下去。”。

听着听着,他豆大般的眼泪又滴了下来。

我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说得太多了。结果,朋友们逐渐从考场中走到食堂,他适时地收起了自己的情绪,面带苦涩地吃完了自己的那碗面。

————————————————————————————

坐在车里回忆这一切,我的眼眶微湿。没哭,但终究被亲情的牵绊感动了。多么强烈的链接,不是吗?我们或许不是时时刻刻都表露着自己珍惜亲人的情绪,但知道他们要离开的那一刻,心就会立刻坦诚地告诉你,“这个对你很重要的人即将离你而去了”。

我想起了远方的,那段我并不太熟悉的亲情,忽然觉得很伤感。若有一天,我会失去他,怎么办?虽然从来不曾真正拥有他,但万一有天他永远地离我而去了,我该何去何从?

爱情抛弃了我,友情从未真正靠近过我,如果连亲情都必须离开的话,我又该逃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这次,不止微湿了。差点,还哭了。

摇摇头,深呼吸,吩咐自己要振作起来。重获自由的第一天,不应该这么伤感的。看着车里的电子时钟,才10点。去麦当劳吃个早餐,顺便打包午餐给从柔佛回来的表弟吃好了。

排队的时候无聊,我掏出了钱包,看着里头的钞票。嗯,一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像是写上了老爸的名字一样,提醒着我,我从来没有自己的钱。就快了,我就快可以赚自己的钱,买自己的东西,过自己的生活了。

前几天,我的电话旧的连我妈妈也开始顶不顺,嫌弃我该自己存钱买个电话。

“不要啦,我宁愿把钱花在看戏。电话,以后才打算啦。”我随口敷衍。

“只可惜,我没那个能力买给你。”她少有的语气温柔。

也许,我该是时候把一直挂在嘴边的梦想给舍弃,好好当个死大人,赚大钱,给妈妈,给自己,一个很好,很舒服的生活,了吧?

是时候了吧,我想。

任性了将近20年,我想也够了。

至于那些断肠的思念,伤感的分离........
我只能用标题中那一句话的下一句,来缓和沉重的悲伤与不舍。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是这样的,我想。



你看的月,与我眼中的月,是一样的吗?
哪一天,一起看看月亮,好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