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 2011

死了三十天的猫(1)


“我怀孕了。”她说,语气很平静。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八周年。我们约定了在大学时期,我们还处于暧昧时段时常来的餐馆吃饭,顺便庆祝我们度过了传说中的“七年之痒”。

“你怀孕了?”我差点把口中的饭喷到她脸上,“几个月了!?”

“三个月了…….只是…….

“别只是了!”,我站了起来,高呼“I am the king of the world”,还发疯似的向餐厅里的每一个人宣布我就快当爸爸了。

“你冷静点,听我说…….”她脸色凝重。

“怎么了!?该不会是双胞胎吧?”我的情绪依然还未平复下来,满脑子都是婴儿的小衣服,小袜子,和满房间的小玩具。

她接下来所说的话,却彻底地改变了我的生命,把我从天堂,打落到比18层地狱还要惨绝人寰的谷底。

————————————————

三个月了。

每天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把自己喝得烂醉,然后睡觉。睡醒了之后,又再重复昨天的生活,到便利商店去买酒。

我今年三十岁,是个满脸胡渣的过气作家。

八年前,当我写了一本卖得不错的网络爱情小说以后,在大学里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万人迷。

“哎哟!作家!怎么看不出你那么有文采啊?写得很好看啊!”

“哇!你好有才华哦。”

“那个…….不知道学长今晚有空吗?我的功课不会写,不懂你可不可以来我房间教我写呢?
你懂的,那些我从来不曾听过的赞美与对话,在小说畅销以后,忽然变得像“你吃饱了吗?”,“期末考准备好了吗”那么稀松平常。

人是一种虚荣的动物。

当你开始变得有名气了,你的轮廓就像从八两金变成金城武一样。从前的霉运开始变得桃花朵朵开,你躲也躲不及。

这包括了当时我迷恋了接近两年的同系同学,依晨。

由于在小说里公布前女友的姓名,是件非常缺德的行为,所以依晨理所当然是个假名。既然依晨是个假名的话,她姓什么还重要吗?

依晨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修长的双眼…….算了吧,不形容了。反正从大学入学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把我电惨了。虽说如此,可是像我这种长得平凡,又没有任何体育专长的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任何的借口去接近她。

所以,我只能默默地靠在角落,让心中那股暗恋的幼苗逐渐成长成树。可能我真的是个窝囊废,即使是一些功课刚好被分派成同一组,我也不敢和她说任何功课以外的话题。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唯有开始在大学网站的论坛上,开始连载一部纯爱小说。

小说的情节都是我发白日梦时,幻想自己和依晨约会所想出来的。书本里的女主角,根本就是依晨的化身,而男主角虽然性格像我,但却是一个身高六尺,五官端正,才华洋溢的俊男。故事说的,是依晨不断地在身旁鼓励支持着男主角(也就是突然长高,变帅之后的我)去追求另一个女孩,但两个人却在过程中慢慢对彼此产生好感的故事。

这么稀松平常,接近洒狗血的白烂情节,竟然开始在大学的论坛上暴红,有些同学甚至还在其他的论坛上转载这部小说。小说连载结束后的一个月,我的电邮里忽然出现一封“某某出版社”的信件。

正当我还在揉着眼睛,仔细检查自己是不是老眼昏花的时候,另一家出版社的电邮地址又出现在我的电邮上。

电邮的内容都差不多,大意就是小说红了,他们想出版成实体书,然后问我几时方便当面洽谈详情。

“妈,你儿子要出书了。”我打电话回家的第一句话。

“出书?出什么书?你不要出书误人子弟啦。”电话里传出“滋滋滋”的声音,妈妈在炒菜。
看吧?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这也是我看见出版社电邮以后的第一个反应。

出书?出什么书?

后来抱着试一试也没损失的心态,就约了其中一家承诺给最高版税的出版社谈谈。

“我们保证你的小说在我们的出版社里出版,一定会大卖。如果市场反应好的话,我们还可能把你包装成网络爱情小说天王,让你的小说逐渐变成一个系列。至于版税方面,我们的出版社一向都是同业里最高的,你看看某某畅销作家,就是我们旗下的作者啊!安啦,签给我们绝对没有错!”

出版社的代表口沫横飞,我则听得一愣一愣的。无论如何,当天那份合约,我还是签了。才短短的一星期以后,那本叫《不再错过你》的小说就在各大书局上架了。原本我对于销售量是没什么太大的期待,毕竟同类型,同出版社的小说,实在多得让人很容易混淆。

我只负责签字,领版税,然后继续过我的大学生活就好。

岂料,某个赶着教授报告的深夜,出版社却打电话来说:“恭喜你,《不再错过你》已经开始二刷了,接下来的版税会直接存入你的银行户口哦。”

那时候起,我才开始真正有“畅销书作家”的自觉。加上当时出书的消息已经逐渐在校园里传开,我才真正意识到……靠,我红了。

在大学几乎每个同学的手上,都在传阅着我的小说。直到有一次在食堂的转角处,不小心撞到依晨以后,她洒落一地的书,竟然有着我的那本小说。我故作冷静地把小说捡了起来,还给她。

“同学,写得真不错。”她微笑,把侧脸的头发拨到耳后。

我只傻傻地站在那里,什么也说不出口。那是我们之间第一次除了课业上的谈话。她凝视着我,好像在等待着我的回复。

“啊……我应该说谢谢吗?”我问,抓着头。

她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说:“听说爱情小说作家,通常对女生都很有一套,看来这种说法在你的身上并不成立呢。”

“呵呵,是呱?”我傻笑。

“同学,得空喝杯咖啡吗?”她手里摇着我的小说,“有些小说里的问题,想问问你。”

“哦,你说现在吗?”

“不然?一百年后吗?”

那天,我们走进了咖啡馆,也踏出了爱情的第一步。

如果说,成为一名作家有什么报酬的话,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能和心目中暗恋已久的依晨终于有了进展,就是比版税,名气等更加珍贵的宝藏了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幹,隔壁邻居的叫床声又开始了。

住在这里那么久了,我从来不曾遇过住在隔壁这位爱叫床的女孩。但她却总是像个闹钟一样准时地在夜晚叫床。虽然报纸说做爱是最好的运动,但有必要天天都做吗?难道身体就这么不健康,需要天天保健吗?

加上,难道不知道我在失恋吗?失恋还要听你们在床上高潮迭起,你说这样公平吗?

头还是非常地痛,看来我还在宿醉。但听着她的叫床声,头就会更痛。拿起了车匙,我离开了空洞的家里,试着逃避失恋以后的空虚和寂寞。

“失恋”太客气了,直接些就是“被甩”。

高速公路上,我的AE86飞驰着。

这辆车,是用第一本小说的版税买的。当时以为只要驾着这辆车,就会令自己看起来更有个性。后来发现女生还是比较喜欢BMW和Benz以后,才后悔自己花大钱买这辆漫画里用来载豆腐和漂移的车子。

车群飞梭下的公路,我发现高速公路旁有一只猫一动也不动,大剌剌地趴在街灯下。

那只猫,应该也像我一样,被甩了吧?


——--------------------------------

432 hours , as I promised , I came back with chinese. 

I will only update this story , when I have no special feelings or anything to write about. So please don't expect me to update on a regular basis. It's pure random. The plot of the story is unplanned. I basically just write whatever that came into my head. 

Still , Im waitin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