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26, 2011

日记,第三则。

睡去之前,是在看着周星驰的《审死官》。岂料,几天以来所累积的疲惫,竟然打败了星爷的无厘头笑料,将我的眼皮打沉。睡醒了之后,靠,已经将近一点钟了。天气罕见地凉爽,睡醒以后,躺在床上发呆的时候外头还下起了大雨,害床褥的魅力忽然倍增。

“三点,麦当劳特价只到三点。”

我不断地叮咛着自己,才勉强自己爬下了床褥。原本答应要载她到LRT站的阿姨,因为不忍心叫醒我,自己搭巴士上班去了。心里有些愧疚地刷了牙,洗了头,再吹干了头发以后,才发现桌上没有已经准备好的午餐。

对哦,家里的所有人已经到I-CITY一日游去了,会有午餐才有鬼。

带着相机和空荡荡的肚子,启动了引擎,却发现油表在闪闪发亮。怎么又没油了呢?那刹那,想起了另一位朋友的经典语录。

“你以为车走水的啊?”

油,好贵。

按捺着心痛,把车驾到油站去加油以后,才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决定好要吃些什么东西,因为已经过了三点了,大方的麦当劳叔叔变得小气了。

驾着车到处跑,左转右弯的,却还是迷迷茫茫的。最终,却出乎意料地去到一间只光顾过一次的板面店。与其说是自己决定要去,还不如说是车下的四条轮胎把我引到那个地方去。

板面味道还好,并不是我心仪的那一型,却慢慢吃出了另一种味道。有种,过去的味道。结帐之后,暗红色的汤碗里,还浮游着几片孤单的板面块。没办法,我总是高估了自己的食量,认为自己能把大碗的面给消化,却常常倒过来被它们给笑话我。

“哈哈,哈哈,你吃不完吧?那我继续游泳咯~”浮在汤上的板面块说。

我沉默了一阵子,拿了筷子戳了戳它,然后骂了声“幹”。

“不是吃不完你,而是不想把你吃完。”说完,我酷酷地拿起车钥匙离开。

吃饱以后,又要开始烦恼要到哪里去消磨时间。本想找间咖啡馆好好地继续写着未完的故事,但却不想写。自己一个人驾着车到处走,有种形容不出的郁闷。如果今天我骑的是摩托车,可能就是另一种潇洒的酷感了。

兜兜转转,却还是去到了几乎已经开始嫌弃我的leisuremall。这才发觉,原来我的人生地图,总是那么地狭窄。我不介意在迷你的地图里,看着同样的人。我喜欢我周遭的人,非常喜欢。但,我却开始厌恶着我“零变动”的生活。

走到Popular里,打算为自己的论文找些实用的资料。找着找着,却发现自己在翻阅小说。旁边坐了个小孩子和爸爸,一直比手划脚地讨论着书里的内容。

小孩不到7岁吧,却指着图中的一大片绿地说:“非洲很多动物的!”

坐在隔壁的老爸嘉许地点着头,好像很满意自己的儿子遗传了自己的优良基因。

现在的小孩,似乎真的越来越聪明了。人类果然在不断地进化,但某些时候,自己却选择帮自己退化。想当年,当我还是六岁小孩的时候,就连非洲的人是不是黑皮肤的,也不知道。我只知道Power Ranger最帅,最厉害的那个,是红色的。

可能想得太多,在翻页的时候,不小心被锋利的页角给割着,右手小尾指替我挨了一刀,破解了今天的血光之灾。这样也好,免得在干些什么的时候才流血,那就太煞风景了。

星期天的书局,站着等被搭讪,或站着等着去搭讪的人,总是多过在看书的人。人声沸腾的情况下,其实也不打扰我看书,我只是不爽为什么他们不来搭讪我而已。看完了某本书的某本章节,我踩着充满怨恨的脚步离开了书局,上楼看看戏院里播放着什么戏。

结果,还是草草打算了看戏的念头。走到车子停放的角落时,看见一只相貌凶狠的猫咪在垃圾堆里找寻着晚餐。它的神态相当不可一世,那种“天底下就我最厉害”的表情令我想起当年的自己。为了回味自己当初永远用不完的自信和年少轻狂,我拿出了看起来很专业的DSLR,很不专业地替它拍了张照片。

它看起来很不爽,好像在说,我知道我很帅,可是你不知道在人家吃晚餐的时候拍照,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吗?

于是,照片里,它的表情像吃了大便,却隐隐透露出一种臭屁的自信。

看着照片里的它,我才发现长大以后的自己,好像已经不懂得怎么写“自信”两个字。当然,用type的话,还是Type得出的。

上了车,发现街灯已经开始在和还没下山的太阳公公争奇斗艳。最近电费不是调涨了吗?怎么我们的政府那么融智,那么大方,在天还没暗的时候就已经点亮了街灯?我想,政府有关部门的官员们肯定会说:

“这位年轻人,你误会了!我们这么早开街灯,并不是为了把电费转嫁到人民身上!我们只是为了夜盲症的朋友们着想,早点替他们开灯,免得他们看不见。”

啧啧啧,好厉害的政府。

模仿藤原拓海的漂移,我一路漂着回家,安全地抵达家门口后,却没回家,而是用沟渠过弯地到了家隔壁的广场买点东西,顺便思考下人生大道理。没有思考出什么大便道理,只买了两本超级无敌便宜的篮球杂志,和一包吸油纸。想想上次买篮球杂志的时候,好像已经是很久远以前的事情了。不是什么“我重新找回篮球的热情”之类的废话,单纯只是因为那时很穷,买不起而已。

当然,现在也很穷,只是没有穷到连杂志也买不起的地步。

回到了家,在打开电脑之前,肚子却开始咕噜噜地喊叫。我不理会它,因为我超想记录这毫无意义的一天。所以,我打开了电脑,“滴答滴答”地在敲击着这一天,将一切付诸于文字。

我写东西,好像很习惯烂尾。没关系,最近我学会了拍拍照,以弥补我这扭正不过来的缺点。烂尾就烂尾吧,反正只是篇日记而已。透过照片,希望可以补偿一些烂尾以后的空虚感。




很嚣张的板面。

风景没变。变的,总是人。

在书局里,看见这本书。作者是一个叫佩琪的台湾女生。
书里的文字和摄影都一手包办。
长期游居在各国,拍拍照,写写字,然后集结成书。

多么逍遥自在的生活。有天我也办到的话,此生无憾。

这只猫的眼神,是不是超有杀气的?

夜盲者们,看看我们的政府多体贴,多为你们着想。

我这才发现,梅花状如果掉翻来看的话,是颗爱心。

政府,这才是开街灯的时候,好吗?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