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4, 2011

世界等于你

在写《浅蓝衣》之前,想先写些东西暖身一下。

昨晚感觉身体隐约有种生病的征兆,二话不说就跳上已经有几个月也没有换床单的被窝呼呼大睡。一直睡到将近五点钟早上,才揉着发痒的眼皮跳下床。写了将近三千个字吧,就写不下去了。总觉得《浅蓝衣》写得很卡,像没有滴润滑油的齿轮一样,总是转动的很辛苦。可是,依旧无损讲故事的快乐啦!

随便地把隔夜的白饭和汤混在一起填饱肚子以后,就随意地在youtube上看一些share了出来也不会有人去听的音乐。

Facebook上,一位认识了很久,可是也才见过几次面的朋友突然找上我。

用了一小段时间把冰封的关系给融化,才真正进入了正题。外表光鲜亮丽,交友广阔的她告诉我,其实她没有什么朋友,身边的那些所谓“朋友”都是一些hi and bye的朋友。当她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不知所踪。但当他们需要她的时候,却会自动出现。

我听了多少有些感触。

进了学院,无可避免地看见很多人性的另一面。当你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你不需要开口身边也会出现很多很多的朋友。这些朋友很有趣,也很有特色。你不会在你emo的Status上看见他们的comment或者问候,可是你会常常在电话的sms或者在Wall post中看见他们的名字。当他们的名字出现时,通常都会夹带着一些要求。

至于是什么样子的要求,这里就不多谈了,也许对方只是觉得这是朋友之间的守望相助?

蜘蛛人说,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可是我又不是蜘蛛人,能力也不是很大,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我猜想她的感受也应该和我一样无奈,必须挂着笑脸去面对这些厚颜无耻的假人。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她是那种什么都缺,就是朋友不缺的人。可是,谈话中她却告诉我,她其实没有任何知心朋友,唯二能谈得来,能分享心事,能一起出去走走的人,就是她的男友,和她另一位知己。

每个人都在面对自己人生里的无奈,她的无奈是,那两位对自己很重要的人,都会在近期相继地离开马来西亚,到外地求学去。自己的知己到外国去求学,在情在义,也不好意思说一些什么,只好衷心地献上祝福。

而自己的男朋友,就是另一回事了。她说自己的生活已经习惯围绕在男朋友身上,无论是逛街,吃东西,还是日常生活也好,都已经习惯赖在他的身边。生活除了不停地上课以外,就是把剩余的时间和男朋友一起度过。

“我无法想象没有他的生活。我很想他留下,可是我也知道那样很自私。所以,我想算了吧。”

她,这样说。

两个人必须分割两地,长达四年的时间。她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于是,我只说了一句流传千古的废话。

“爱情这回事,是你的就是你的,永远勉强不来。”

然后,我们的对话就草草结束了。

其实,我明白她的无奈。对于人生的变化,她必须尽一个好女友的责任,让自己的男朋友去外国读书,追求更好的未来。可是同时间,她又必须忍痛地让生命中那个依赖已深的另一半离自己而去。

很无奈不是吗?到底要做一个体贴的好女友,为男朋友着想,还是自私地把他给留在自己的身边呢?我想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而男朋友的那一方,也会有自己的顾虑。即使是自己决定为对方而留下,在长辈们的眼里,会被看成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呢?要为女朋友着想,首先必须为自己的将来做好准备,不是吗?

这样的情况,对双方都是种煎熬。当彼此的世界都是等于对方的时候,任何一个决定都是一种战战兢兢的冒险。没有人可以预知现在的决定,会把我们带去什么样子的一个将来。

就算,大家都决定留下好了。这段感情就一定会永久吗?届时,倘若两人的关系走到了尽头,很难免会把自己错过留学的机会怪罪到对方的头上,不是吗?爱情,永远都是变数。无论两人怎么尽力,怎么努力,都好,藏在未来的那种种变化都是我们意料不到,始料未及的。

在爱情这场游戏里,没有人是玩家。因为最大的玩家,正是爱情本身。我们充其量就只是爱情当中,那不断被摆弄的棋子。面对爱情的离别,爱情的依赖,爱情的折磨,身为棋子的我们,应该采取什么样子的态度,才能让自己全身而退?或者,乐观一点的话,获得幸福?

我不知道那个答案,相信也没有人会知道。

当世界等于你,而人生的种种把我们的剧情推向离别的那一刹那,在我心海浮上的第一句话,很无奈的,却依然是那句没有point,但却可以完美地以这句理性的话,诠释爱情这种不理性的玩意儿。

“爱情这回事,是你的就是你的,永远勉强不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