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30 days

现在是凌晨,两点钟。
时针刚好转向数字1与3之间。

半哄半骗你入睡后的我,
手指也刚好敲下这篇文章的第一个字。

一个月了,这篇文章,
整整被我拖了一个月,

也不知不觉的,
我已经走进你的生命里,
有三十天的时间了。

咦?很奇怪吗?
为什么不是写“你已经走进我的生命”,
而是用“我已经走进你的生命”呢?

其实,打从我们相识的那一天,
你的身影,已经不断浮现在我的生命里,
只是当时这身影好模糊,好透彻
透彻得连你的心,我都能看见是属于谁的。
也因为如此,我不能,更无法把你的心给捉牢。

走进我生命的你,细数之下,
已经不知道是30天的多少倍。
而你呢?是从何时让我进入你的生命呢?

老实说,
一直到现在,
可以紧握你手心的现在,
一切看似还是那么地不真实。

就好象一个爱拿着电吉他喊ROCK N ROLL的小子,
有天终于可以开自己梦寐以求的万人演唱会,
也会在刹那间质疑,那是不是一场梦一样。

每一天醒来,
即使爱你的水桶已经满得溢出了,
我都在努力告诉自己要爱你多一点,
因为难保这一场自己奢望已久的梦,
哪一天会被敲醒。

常常,我会问你一些很白目的问题。
“你真的爱我吗?”
“你到底几时开始对我有好感的?”
“你……是真的已经忘了他吗?”
不是你的问题,真的不是的。
也不是在怀疑你不够爱我,
毕竟每个人对爱的额度,有自己的规范。

可能,现在这一刻你所给予我的,
已经是你最真,最满的爱了。

把问题追根究底,
是我自己的问题。

曾经有个很好很好的朋友,
在我们刚一起的时候
问了我一个问题。
“她那么快就能把他给忘了?之前听你转诉的,
她那么爱他,爱的要生要死的,你难道就不怕她只把你当作是个替身,甚至救生圈?”

被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很讶异,
讨厌她坦白的同时,
却也感谢她让我面对自己内心长期逃避的问题。

依稀记得,自己是这样回答的。
“即使只是当她短暂的替身,甚至只是个让她浮游的救生圈,我也愿意。”

其实,自己的内心真的是这么想吗?
我也不知道。

爱,
是像所有爱情小说家所描写的那般伟大,那么不计回报的吗?

我想未必吧?
可以大方地拥有完美的爱情,谁又希望自己当个配角委屈地成全呢?
只有在完全没有机会的情况下,
一个人才可能用“成全她是我最后的爱”
这种理由来包装自己实际自私的伟大情操吧?

当一个人越来越爱自己的另一半时,
他会开始计较自己的爱,有没有获得同样的回报。
我很希望,你对他的爱其实没有我想象中的深。
可是,我的希望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实现吧?

一个女生,可以为了一个男孩子,
在部落格里宣扬自己对他的不舍,
可想而知,
这个男的对她而言,
有多么的重要。

他可以不费心力地就获得你的心,
什么也不必做,
唯一需要做的,
就是告诉你,
“我喜欢上一个很可爱的女生,那个女生就是你,和我交往好吗?”
然后?属于你们的故事就开始了。

反观电脑荧幕前的这个正在敲字的自己,
天晓得他是花了比他多多少倍的心力,
才可以为这个故事写下艰难的序幕。

也许,或许只是个也许,
你是他第一个苦苦追求,却依然看不到希望的女孩子。
所以他的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相信过,
你会有爱他的一天。
以前的他,总是习惯性地让别人爱他多一点,
只有一次例外,
那么地一次例外,

让自己,也让她,
在爱情的磨练里,摔得遍体鳞伤。
差点,永远都走不出来了。
日子久了,
种种自我质疑的背后,
造就了提心吊胆的感情。
那天,他不是故意的,
可是却无法自制地问了你一个好不公平的问题。
“我和他,你爱谁多一点?”

爱情不能比较,回忆更不能比较。
这我知道,我都知道。

可能对你的感觉,远远超过了理性所能覆盖的范围,
平时总是一副爱情医生到处治疗爱情杂症的自己,
今时今日像是一只宠物,
期盼主人给予更多的爱。

你的答案,他无法判断是真是假,
可是他选择相信。
善良的你,从来没有问过他类似的问题,
你知道吗?
当他把那个问题脱口而出之后,

他就开始后悔了。
为自己的鲁莽,自私而深深地纠结着。
你从来都没有问过,甚至怀疑过他对你的爱。

可是,他却常常在疑虑到底你是否真的爱他。
你从来都没有过问,甚至提起他那3年的过去。
可是,他却自私地拿了你的回忆和进行式做了个比较。

原来,你也一样在担心。
你说你没有过问,因为你不想知道,更不想他亲自告诉你。

同样的焦虑,两人都无法说出口。
往好的方面向,同样为对方操心无法把过去忘记的,
代表的是这两人都对感情很执着,很认真。
我不想在这里再次重复当晚我所对你说的一切,

那些话,
一次,仅此一次
就够了。

剩下的,得由时间与我来共同向你证明。
请你等我。

啊!还有。
其实一直以来,他也很害怕,
你是以“补偿式”的心态,去爱他的。
与其说爱,不如说是怜悯。
你不需要因为过去对他的冷淡,所感到后悔,
甚至自责。

没有过往那一夜夜的煎熬,
他可能无法像现在在打文章的这个他,
开心得久久无法自己。
不是第一次对你说了,

可是还是想告诉你,
我从来没有后悔对你付出过的一切。
也许这一切,是冥冥中注定,
让我们更能看清生命中的那个人,
进而更懂得,如何用心耳去聆听他的真心。

所以,
不需要把你的自责,或者内疚转换成爱我的力量。

我要的,是你发自内心的爱。
虽然有点贪心,可是希望有天你能发觉,自己办到了,
自己,能发自内心,想爱这个很爱你的男孩子。

在你我的部落格里,
我曾经洋洋写下这句话。

“时间很短,回忆很长。”

那种平凡,接近日常生活状态的幸福,
深深地让自己知道,我长大了,
却也更爱你了。

和你一起从家搭11号巴士吃“左手神抄面面”的那天,
我发现大排档里都是些看起来很臭老的情侣,
只有我们两个,
洋溢着属于年轻人的幸福气息。
希望,
能从现在稚气的我们,
一直过着这种平凡,廉价却不失珍贵的幸福,
直到变成臭老的他们。

~~~~~~~~~~~~~~~~~~~~~~~
常常听到别人说
“有个为你写东西的男孩,真幸福。”

其实,幸福的是我,
有个能让我为她写东西的女孩子,
幸福的,是我。

从以前到现在,
只要书写关于你的一切,
都会让手不自禁地颤抖。

以前,是因为硬要挤出祝福的力气,
所以使力过度,手指颤抖了。

过往,是因为硬要挤出表白的勇气,
小学后第一次手写情书,害怕失望的情绪让手指再次颤抖。

现在,是因为自然写出平凡的幸福,
让自己在读自己文章的时候,感动地连手指也颤抖。

那是一种无法诠释的名词,
我暂且拟定它为“感觉”。

一个月了。
希望以后的我们,
回首看这篇部落文的时候,

会傻傻地相视,
幸福一笑,
把手相牵。

有默契地说道
:“以前的我们,顾虑得还真多啊 =3 !”

×仅以此文记载你(姚淑桦)和我(林廷尧),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的第一次共同留下脚印的一个月×
写于2010年10月13日,凌晨4点15分。


我们的一个月,是你公公的冥寿。
一路走来,属于我们的路,

相当不平坦,甚至有点颠簸。

今年,我经历了和你一样的痛。
那种痛,无法解释,
也无法痊愈。
只能让它慢慢转换成生命里的一种勇气与能量。
你不是一个人的。

我无法像你公公一样,
从你出生的那天起,
一直无私地把爱奉献给你,
直到他无法再呼吸的那一刹那。

可是,
我希望从今天起,
也像你公公一样,
把爱传给你,把生活的勇气传给你,
把幸福传给你。

直到我,无法呼吸为止。
没有这一切的障碍,我们的感情,并不会这般难能可贵。
谨记,你不是一个人的,
就算在漆黑的深夜里因思念所留下的眼泪,
也绝不孤单。

我,会在你身边的。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咋blogger就没有一个可以让人按下赞的呢?嘿嘿~
anyway~修成正果就好~幸福最重要~XD
作为同样兴趣的~我也想有那么一天可以写下~属于我跟他的故事~(白痴~可以54~哈哈~
她的公公~安息吧!=)

=莹YinG=

said...

幸福最重要?我也是那麽想的,只是外在看起來很有自信的自己,常常都囘不自覺地懦弱起來,所以距離毫無顧慮的幸福,大概有段不小的距離吧?? 希望一切會好起來,雖然現在根本沒有什麽不好。

最後,
公公安息吧 =3

Anonymous said...

發現了,我們真的顧慮很多~
感受到你的愛,真的不曾停過,
其實我沒懷疑過自己的對你的愛..
你也別怪自己問了些自私的問題,
因為我不介意你問我任何有關他問題..
我不希望過去的事情成為我們之間的障礙,
我相信你也一樣...
不管問題是關於什麼,
只要你想知道我都會告訴你,
夫妻不是就應該這樣嗎?=3
所以別怪自己啦,好嗎..
畢竟愛一個人真的會很多問題想知道,
這些都無法控制的..
我真的不會在意..
=]



【小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