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4, 2010

“掰咖”之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做完工得第一天?

雪特~! 我现在臭死了
啊本来今天是我重获自由历史性的一天

可是天意弄人
今天原本打算和朋友们聚一聚
顺便热身一下
准备接下来我预备给自己的"重拾状态之魔鬼式自虐训练"

BUT
九把刀所谓"人生最可恶的就是这个BUT"
就是这个时候

原本打得好好的
除了体力实在因为接近一个月的空白期
而变弱得出乎我意料之外

手感,视野,与球感
很令我惊讶的
并没有退步地太多

硬是要鸡蛋里挑骨头的话
应该是运球吧?
太久没碰球的结果害我连以前擅长的过人动作
都不敢施展出来

害到当二打三时
其实有几个关键性的制胜机会
我却白白地错过了

一些是因为脚力实在不济
才打那几场
就脚软地不自觉颤抖

另一部分却是因为对自己的生疏球技失去信心
许多该把握地机会却让它在眼皮底下溜走
球场如情场
机会
往往是稍纵即逝地

情场上,我已经错过了一次了
球场上,我并不想再重蹈覆辙

干~
写到这里
脚竟然还隐隐作疼
只要稍微扭动一下脚袼
就疼到我想飙眼泪

为什么我很臭?
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

因为当球赛进行到一半时
我在左侧篮底
高高跃起
准备把我已经忘了是谁射偏的篮板球
狠狠地捉下来

当我落地时
干~
脚底下竟然有一只脚在等着给我踩

人类反射性动作的速度始终有限
当我踩到之后
立刻把脚偏离会让我受更重伤的轨道

可是很不幸地
我重获自由的第一天
硬是上演了
大猩猩,赤木"熬材"之大战海南篇

当然,这只是6个人聚在一起的球会
我当然没有吼彩子小姐把绷带把我脚包紧
然后再上场把自己弄得更伤
顺便来个大猩猩式的捶胸呐喊

可是
心里实在是非常非常地干和度烂啊

谢谢XY免费帮我练成失传已久的"听蹄脚"啊
(可是我想练的一直是能够瞬间提升告白勇气的"爱无惧"啊~)

一想到我的PLAN因为无可避免的运动伤害而被迫暂停
无论如何
心里非常地不服气

加上钱包里原本打算去吃TEPPANYAKI的100块
硬是无可奈何地变成我脚硌上那两块铁打师傅所给的清淤血帖

一次30块
必须回去探望梁师傅三次
雪特~

90快可以让我为吉它换两次铉
外加一餐美味到我一直舍不得吃完的铁板烧阿~

算了
球不能打
原本想回复体力而计划好的慢跑计划
恐怕这星期也无法如期进行了

现在两个脚的比例实在差得太大了
打球那么久
这次受的伤最为严重

可是算了吧
只希望"什么极太来"的那句成语是真的吧?

haih
脚现在暂时不能碰水
打球回来到现在也还没有冲凉

苍蝇蚊子们,我一点也没有想跟你们交朋友的意思啊~~

(看来在脚痊愈以前,只能向"悬空"冲刺了)




干~!! 看清楚,这不是猪脚~!!是我的~!!!





就快过年了,上发廊修了头发,除了应节,也为了冲喜一下
希望"受伤"两字永远离我远远的

No comments: